21 May 2016

三发政治吐糟

日前突然对国内政治困境来了一股怨气,感到不吐不快,因此在面书连续发了三个政治吐糟贴。

结果因为文中含带火气的关系,容易与读者引起共鸣,故突然之间多了不少网友。

为了做纪念,就干脆把三个帖子都转载于此。





————————————————————————


人性很不可思议的一点,就是对一个极恶的单位无可奈何后,就会逐渐对它的恶麻木,然后转向发泄在可以对付的小恶身上。

就好像老婆被老公打骂后,又奈老公不何,就转向殴打顽皮的孩子,精神分析派叫这个现象【转移,displacement】,找代罪羔羊的意思。

你问她为什么打孩子? "啊孩子越来越顽皮不听话啊!以后长大做人很坏蛋,像他爸爸一样糟糕就惨咯!所以现在要教好他!"

然后你继续问她打算怎样处理她和老公的关系,"那个死佬!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如果我有钱,早就跟他离婚!那个没用的糟老头,一天到晚欺负我!真的是那么多人死不见他死!"

奇怪,她有回答到问题吗?于是,你就再问多一遍,她还是重复同样一遍的论述。
意思是,柿子挑软的吃,人挑弱的打。

(如果你认为我是说着许多人“教训在野党”的心理,正解)

除了找代罪羔羊,另一群人(主要是马华民政友)也发展出了另一种心理现象,叫【人质情结,stockholm syndrome】,即明明是受害者却甘愿被剥削,还为加害者涂脂抹粉的现象,主要有以下特征:

1.人质相信要逃脱是不可能的
(马华民政相信要打倒巫统是不可能的)

2.人质必须真正感到绑匪会威胁自己的存活
(马华民政相信巫统能威胁自己的存亡)

3.人质认同绑匪绑架自己的目的
(马华民政认同巫统在国阵里蛮横霸道的原因)

4.在被挟持过程中,人质感受到绑匪所施的小惠
(马华民政被巫统欺凌的这些年也享受不少甜头)

我不知道下届选举国阵会不会重夺三分二多数,然后如火如荼更改宪法,修改选区版图,然后在野党永不超生(先别管相信“教训在野党”的人有没有这番远见),有两样事情是肯定的:

A.大马人民是注定仆街的,不管第三,四,五,六阵线出来都好(先别管大马是个有第二阵线都难,谈三四五六是天方夜谭的事实)

B.大马华裔选民的选择心理,是专门研究选择的 behavioral economics 不错的研究对象。

不管如何厉害自圆其说,自欺欺人,只要一把心理学这面照妖镜摆出来,所有人性血淋淋的真相都无所遁形。

————————————————————————


大马的在野党始终很难说服选民持久性支持他们。

国阵要取胜,其实只需命令自己执政的州属的在野党区市议员不做东西就可以了。


选民家前面水沟塞,被人家车胡乱停泊,想要建speed bumb 杜绝住宅区非法赛车,水电费无故飙升,第一时间并非想找市议员帮忙,而是先打国州议员的主意。


乃至学校活动,会馆庆典,商会活动,甚至是外面喝茶而已,各种各样都想要跟国州议员讨钱赞助。 (恩,国阵州的在野党议员家里都有树桐芭,一个月赚几百万来派的)


最近砂州选举时才听到,一个选民认为某位2011年上任的火箭议员没做东西,细问之下,才发现他所谓没做东西,是因为某次在茶餐食看见该议员,想要他付茶水钱,结果被拒绝。


【啊人联党datuk们都是有请我们的啊! 】,他是这么说的。


某某鸟邻居偷自家的花,去找州议员,州议员 redirect 去警察局,警察局不做东西,babi punya 州议员没做东西!


某某学校老师针对自己儿女,做父母的不敢对学校出声,就去找州议员,州议员跟校方打电话反映,校方讲鸟话敷衍,不了了之, babi punya 州议员没做东西!


有多少选民是关注国州议会中的表现呢?没有多少,大多都关注住宅区的路有没有铺好,水沟有没有盖好,交通灯坏了有没有修理好之类。

州议员就算处理这些投诉,把它们都redirect去市议会,结果市议会 makan tidur tak payah kerja,选民会怪谁?市议会?怪了有用咩?市议会冚家铲几十年一鸠柒样,就干脆怪罪可以被威胁的州议员吧,反正他需要我的选票。

(没有地方选举就是这样的咯,what 柒 can do?)

接着在野党一些读过书的支持者就会喊话【这些明明是市议员和中央政府的工作啊!为什么算到我们头上来? 】

喂,你这样讲话,是不是暗示民主只适合人民知识水准高的国家搞,而大马人民普遍知识水准低,眼光狭窄只看到小利,连国州市议员职责都不会区分,立法与行政的分别都不懂,所以没资格搞民主?

‪#‎很多时候被人骂愚民的人会生气‬
‪#‎不是因为他们不是愚民‬
‪#‎只是他们无法接受难听的事实而已‬

————————————————————————

说到大马行政紊乱,罪魁祸首就是国阵冚家铲。

自从地方选举被废除后,大马人民少了监督市议员的一票,市议员不做东西都没在怕。


然后,政府各个部门效率龟速,贪污腐败,导致行政体制臃肿无能,这一切都是国阵冚家铲的公务员种族政策及朋党主义,裙带主义搞出来的祸。


任何明理的人,都知道尽速重整政岗,改善体系,解决掉这些扰民已久的行政无能的根源才是最迫切的工作。


结果,有些马华民政庸碌之辈,不止装作看不到这点,反而还自愿代政府部门之劳,帮人看水沟,处理水电费纠纷,申请奖学金等等,美其名叫《服务人民》。


这下子,本来是政府天经地义要帮人民处理的事务,变成得依靠政党人脉关系来解决; 而本该处理国州立法事务的国州议员,变相成为帮佣团。这不是扰乱朝纲是什么?


更恶心的是,马华民政这些庸碌之辈,谅解他们没办法和巫统谈判也罢,还要为自己扰乱朝纲沾沾自喜,"那!我有服务人民啊!我有举办施赠贫老啊!我有捐钱给水灾灾黎啊!"


要看水沟,铺路,交通灯,奖学金,可以,邻国新加坡的议员也有处理这类服务,但那不是议员的所有工作,更不是主要责任。


如果老李当年也学马国搞庸碌的人情议员牌,就屌了。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