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pril 2015

神说有和尚打坐

今晚,我又参基督徒朋友的祈祷活动。有人会问:哇?咁好死?不安好心吧?

哦,我素无辜的,纯粹去见识见识而已(没有念咒)。

从他们的活动看,这一班人应该是灵恩派的,因为平时除了大搞演唱会式传教,或者感性传道,还有一个特征。我上个星期有参与到一个所谓【成圣周】,大家听完台上传道祈祷后,就会开始做一个在我眼里非常荒腔走板的东西。


大家就哈鲁哈鲁,湿啦湿啦,啊嗦嗦嗦啦,随意讲出一大堆东西来“祈祷”,所谓 praying in tongue(讲方言?)。你知道看在一个外人眼里,是多么怪异的吗?

他们也很讲体验圣灵,一直在祈祷时告诉我要体验上帝的爱,圣灵的降临等。又或者,他们祈祷时看到的影像,就随随便便告诉大家那是上帝的信息。比方说,其中一个教友走过来帮我祈祷,劈头第一句就说【神有话要告诉你】,或者【孩子,我爱你】

(shit !突然多了几个老爸)

把脑袋中的意象当成神的信息,还包括一位心理学硕士生。但,他帮我祷告时,用手按着我的胸部,断断续续说了几声【Peace!】后,他看到一些连我都吃惊的东西。

他祷告到一半时突然中断,跟我说【有样东西我想问你.......】,当时的我已经有点定住了,所以稍微迟了一下才慢慢睁开眼睛,右肩膀稍微向他倾,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他缓缓道出【请问你平时是否有打坐?】,我点头,告诉他我有练习正念禅修(mindfulness meditation),还要特别阐明是非宗教的(毕竟不想他对我戒备和讲话有所保留)。


他继续说【哦,因为我刚刚帮你祈祷时,我看见一些意象】,【是看到一个人在打坐吗?】我问,他回复【我刚刚不懂为什么,就看到一个和尚在打坐】




我有点吃惊地望着他,他继续解释【我也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个景象,也有点吃惊,但我就是看到一个和尚在打坐,请问你以前是不是有练习过佛教的禅修?】,我点头承认。

他接着说【我也发现到那个平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到底,好像有东西卡着,总是不到地面去的感觉】

他又问【那你练习正念禅修是为什么?】,我答【Peace】。

【好的,你打坐是为了平静,但神要给你的是超越正念(Mindfulness)的平静,你需要更深入的平静,跟所以我现在为你祷告,让圣灵居住在你心房(按着我胸).........】等等,就继续用他的祷告引导我进入平静心。


呵呵,先说他的祷告的效果,我发现到其实还蛮管用的,有点像催眠指导般引导我趋向平静。甚至隔了几个小时(就是现在),我回想起那段时间后,脑筋也会有种特别的感觉,像是比愉悦还刺激和有劲,整身酥麻。

至于【看到和尚】,呵呵,先说说宗教信徒的解释。

假设是佛教徒,很可能会说【你前世是和尚】,或【你这一世有和尚命】。

至于这班基督徒,就可能会说【这是神的信号,他要你接受他,接受圣灵,以超越目前的平静】。

呵呵,我的解释是:
1.我去这场活动前,是从另一场正念禅修赶来
2.我平时有禅修,所以他们投入深情去歌颂上帝时的表情,和我的表情是不一样的。


怎么说不一样?

为了不让人看穿我无法向他们那样深情投入地祈祷,我必须模仿那些祈祷到七情上面的人的表情,一边唱一边举起双手,激动地闭着眼睛乃至逼出鱼尾纹,嘴唇念念有词(不可以闭上,至少要微微张开,时合时张)。

但,学过看话禅的,时不时都会定在那里,动也不动地往内参究。所以,和这班基督徒一起歌颂时,我时不时定住哪儿。

有没有想过,就是我这一副样子,让那位仁兄看到后,会猜测我有学过打坐,然后和我祈祷时,潜意识就给他看一些和打坐有关的影像,如:和尚?

另一个伪科学角度看,由于我刚打坐才赶去他们的活动,所以假设有什么神力,神通都好,看到的都是比较新鲜的记忆?(意思是,只能看到过去已发生的要事情而已)

而且,其实有观察力的人,会很容易有这类巧合。比方说,我帮朋友祈祷了几个事项,完事后,他惊讶地分享【你祈祷的,都是我时常和上帝祈祷的东西耶!】。我不曾知道他向上帝求过什么,但我大概知道他的性格和行为,猜中也不出奇。

让我百思不解的是,那个心理学硕士生如何说服去相信自己祈祷时看到的意象,是上帝的信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