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ember 2014

《荣格心理学与西藏佛教》阅读报告

《荣格心理学与藏传佛教·东西方精神的对话》, Radmila Moacanin 著,171页。



这本书对于荣格心理学或藏传佛教入门者,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若谋求荣格心理学与佛教之间的比较的精华,可以在网上找论文来看,因为这本书只是简介篇,许多术语,概念还需要另寻资料补充才能略窥一二。

书中也并非只用藏传佛教专有的教义与荣格心理学比较,作者也引述了全部佛教传承共用的基本教义。

由于本书谈及的题材略多,因此本文只会抽出两个部分的精华来分享:

A.荣格心理学的概念 - 让未了解荣格心理学的网友先有个概念
B.荣格心理学与藏传佛教的比较 - 本文重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荣格心理学的概念
这方面的解释完全不能走捷径写短文,毕竟不了解荣格心理学的概念,到了后面的讨论就会一头雾水。但也不用操心,我已经尽力浓缩了这些概念的解释(为此还搜遍网络,找出本书以外的最佳解释)。

1.集体无意识 (Collective Unconscious)
它是个依赖遗传,不依赖个人经验而独立存在的心理要素。所谓个人经验或个人无意识,是指被个人忘记了或有意无意地压抑了的经验。相比这个主观层面的,集体无意识是超越个人的客观精神。所谓超越个人的集体无意识,荣格是如此解释【集体的,普遍的,和非个体性的第二种精神体系,他在所有个体中都是同一的】。

荣格探究集体无意识的方法,是从自己和患者的梦与幻象中发现到特定的纹路:神话的主题和宗教的象征。这些集体无意识的内容,荣格推断是【不是个别单独地发展,而是被继承或遗传】。集体无意识的内容,将通过原型显示出来。

2.原型(Archetype)
原型即【最古老,最普遍的人类思维形式,即使情感又是思想】。原型是人类心灵中的一些倾向,通过不断重复某种典型情节而镂刻在我们的心理结构中。原型形成之后,当与特定原型相应的情景出现时,这种原型就会被激发,形成把心理意象及幻想导向一个方向的冲动意念。

原型潜藏在无意识中,它只通过行为或意象中显现。因此,我们唯有通过分析梦,符号,仪式,艺术,神话,互动行为等推测原型的存在。

必须注意,原型和原型意象(Archetypal image)虽然在荣格作品中时常交替使用,然而荣格曾经为两者划下分水岭:原型是普世及无意识的“先天释放机制”(innate releasing mechanism);而原型意象是通过后天文化和个人背景所制约(梦,符号,神话等)。换句话说,原型像一面镜子,本身无有内容,但具有反射的性能,能通过原型意象来表现自己。

书中引用了19世纪内科医生 Robert Mayer 有天在海上旅行时,突然得到“能量守恒”的直观的事迹为原型佐证。荣格认为这“能量守恒”的观点是潜伏在集体无意识中的原型,早在原始时代就存在,并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如魔鬼,魔力,灵魂不死的观念等。

3.自性(The Self)
自性是象征意识与无意识融合的原型。它是个能包容所有其他原型的原型,被视为个人成长的顶点和最终目的。自性是人格的开端和终点,即自我实现。这个自我是心灵的整体,它的微观宇宙同时反映出宏观宇宙。

要融合意识与无意识,必须通过个性化过程。

4.个性化(Individuation)
个性化即人格整合的过程,也是自我实现和追求生命意义的自发性冲动。这过程要求意识与无意识之间公开交流。

为了转化和更新人格,过程的结果必须是扩展意识,削弱无意识的自主权,这转化称为超验作用(Transcendant Function),也是荣格精神疗法的核心目标。然而,这过程将涉及两种对立力量,理性和非理性之间的搏斗,是个艰巨的任务。唯有同时使用理性原则(Logos)及感性原则(Eros),让意识与无意识互相配合,才能终止对立,达到自性。

这个过程,必须顺其自然,让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不受外界控制,也不受治疗者的干预。当这个过程平静地发生,无意识丰富了意识,意识又照亮了无意识,双方互相融合,使意识扩展,人格增强,最终显现自性。

B.荣格心理学与藏传佛教的比较

1.无意识与阿赖耶识
荣格心理学中,意识从无意识中显现,而无意识是无边无际的精神领域。它像门神 Janus 的两张脸:一张朝着过去,象征遗传着过去的宝物;一张面向未来,象征未来的创造因素。无意识也像墨丘利神(Mercurius)具有两重性,包含人类所有方面:善恶,神魔,光暗等。个人意识与无意识的背后有着全人类都相通的集体无意识作为基础,其中无有个人或文化差异,是个非二元的领域。

佛教对意识也有许多不同层次的划分,当中眼耳鼻舌身意六识,加上恒审思量的末那识,都是以藏识,即阿赖耶识为基础。因此 ,阿赖耶识也可说是一切意识的泉源。它同时也是普世共有的意识,贮藏了自太初以来的各种原始形式和经验,也和集体无意识一样充满双重性,包含着神性和魔性,即仁慈又残酷,即无私又自私,即渴望解脱又蒙昧无知。同样地,那些潜伏的经验会被相应的环境和联想唤醒而浮现在意识中。

2.精神转化
荣格心理学和藏传佛教都视精神转化为最高目标,荣格称之为自我实现,藏传则称之为转识成智。两者也都认同最求更高意识的冲动无处不在,荣格认为它是趋向完整性的冲动,佛教则认为佛性是人的本性,因此存在着一股趋向佛性的压力。

转化,和统一或整合对立面系系相关。在藏传,整合两极性就是它的核心;荣格则认为不管是宇宙还是心灵,对立面是固有的,从宇宙论来看意识和无意识,前者代表个性化 Creatura,后者代表非二元性 Pleroma。

对立面在荣格心理学的层次来看,是一个让意识和无意识自我调节的系统,否定任何一面都会失去完整性。转化不是转化特定面或压抑它们,而是认识这些对立面并保留他们的价值。这点在佛教教主,释迦牟尼放弃苦行,选择中道上看得见,佛陀明白了奉行苦行就会否定自己的一面而失去完整性,才转而奉行中道。

在藏传佛教中转识成智后的悟境,也等同是对立面的统一,心经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荣格对这种“空有融合”的概念也有所论述,他把这种形态成为 Pleroma,根据他的解释【空即是虚空的,也是充实的】,【无限和永恒的事物没有属性,因为它具有所有的属性】,一切存在又不复存在(nothing and everything),在 Pleroma 中一切对立消失,合为一体。

3.自我和无我
佛教认为,自我是最大的障碍,一切问题和痛苦的根源。自我把个体和世界切割,造成无可逾越的障碍;消除这道障碍,就是踏上解脱之路的首要任务。藏传认为,摆脱利己主义的束缚,让自身中的潜能显现,就能即身成佛。

荣格则认为,自我充满着扭曲和想象,但个性化并非消灭自我,而是让自性取代自我成为人格的中心。在荣格看来,没有自我后,意识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在意识过程中自我是不可或缺的。因此,荣格并无主张无我,而是主张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和谐,个性化的自我。这个个性化的自我必须在世俗和超个人的层面上都发挥作用。

4.痛苦与解脱痛苦的方法
荣格和佛教都专注于解除痛苦的方法。佛教的核心教义,就是针对解脱痛苦一事而成立的【四圣谛】。荣格不认同心理学只有学术价值,而必须有检验患者及为患者解释事物的方法。

然而,荣格并不认同佛教消除痛苦的想法,因为根据他的观点,痛苦和欢乐是一体两面的一对,没有一方另一方也无法存在。他认为,虽然痛苦能扼杀精神,但也可以成为锻炼,甚至是个性化过程的序幕。相反地,佛教则认为我执是痛苦的根源,消灭我执后佛性才能显现。但,两者都认同各自的方法都不能强制,只能自发地发生。

还有关键的一点,荣格认为个性化过程是十分个人的,因为个性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他反对集体使用同一种疗法,或者治疗者把先入之见强加于患者。佛教虽然在修法上有个人化的地方,乃至佛陀以不同语言说法,但多数时候依然是依靠集体实践教义而修行,如依靠多人参加仪式而形成强大的力量。

荣格和佛教都注重实际体验,但不贬低认知和理解。佛教认为,未体验某种概念前,应先用理性理解他,倘若它与现实相悖,就该马上抛弃它。荣格则主张意识的理解力优先于自我的消失。

荣格精神疗法中,个人必先找出心中的黑暗面,心理投射,及自我的目标。当中并不压抑情绪波动,而是釜底抽薪,转化能量加以利用。藏传这点正好相同,藏传的修行有转化五毒成五佛,以毒攻毒的精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阅读:
-专题论文《荣格心理学与佛教相应观念之研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