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December 2014

宗教狂想曲 - 第三曲

乌托邦物语之宗教狂想曲,第三曲:《罪人相信真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某个荒蛮国度里的某一天,某个城市里,许多闲杂人等正围着城市广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好像在等着看什么好戏。

肃静!全都给我静下来!】,这一喝下,围观者全都吓得噤若寒蝉。广场中央的执法者嘴上嘀咕了几句后,就走向中间的行刑台。台上有个被捆手绑脚兼蒙眼封口,跪向群众的人,背后有个持枪的黑衣执法者,舞台四方大约还有10名执法者,以应付任何突发事件。

刚呼喝群众的执法者开口了,【达尔文·道金斯·哈里斯·达克美德2525·哥白尼·伽利略·A蒂斯】 ,他望一望该名被捆绑的男人,【简称达尔文,35岁,犯了不信真主哈哈创世罪,不信真主哈哈至大罪,不信真主哈哈至善罪,不信真主哈哈全能罪,不信真主哈哈救赎罪,不向真主哈哈祈祷罪,诽谤真主哈哈罪,煽动群众离哈哈教罪,对真主哈哈哈哈笑罪,对真主哈哈呵呵笑罪,用科学贬低哈哈教罪,鼓吹愚昧的理性主义罪,用历史和科学诽谤哈哈教圣典《果篮》罪,经哈哈教法庭宣判罪成,唯一刑法是公开枪决,若此时肯悬崖勒马,信仰真主哈哈,可豁免死罪,改判终生劳改】。

听完执法长官宣读处决宣言后,全场依然静悄悄,等着该名即将被处死的犯人的反应。不一会儿后,执法官继续说【达尔文,我将询问你是否为自己罪恶忏悔,回归真主哈哈的意愿三次,在你拒绝了三次以后,我们将依法处置】,那位叫达尔文的死囚未发一语 。

达尔文,这是我第一次问你,你是否愿意忏悔自己过往的罪恶,信仰真主哈哈?】,达尔文看起来十分淡定,保持着会让他毙命的沉默。

达尔文,这是我第二次问你,你是否愿意忏悔自己过往的罪恶,信仰真主哈哈?】,达尔文似乎依然坚持沉默是金。

达尔文,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是否愿意忏悔自己过往的罪恶,信仰真主哈哈?】,达尔文依然毫无动静,看样子是准备为自己的原则殉道了。

眼看达尔文准备舍身取义,执法官挥手示意,达尔文身后的刽子手点点头,拉动枪杆上的护木,准备要就地正法了。

喔印呜!偶印呜!】,即将送命的达尔文突然勉强地出声了!长官看见,冷冷地向身旁下属打眼色,示意让达尔文松口发言。松开口后,达尔文的唾液连同鲜红的血开始从口腔往下一丝丝地流,他急促地呼吸了几口,再缓缓呼出一口气。

达尔文抬起头来,微弱地说【我信了,我信真主哈哈是我的救赎】,在旁的长官微微点头。

我信真主哈哈是我们的真神,我死心塌地地信了!】达尔文开始激情地发表。

我相信真主哈哈是全能的,纵然世界还有那么多缺陷,国家之间依然战火连天,百姓民不聊生,病的病,死的死,罪贯满盈的逍遥法外,胡作非为,我依然信了!

我相信真主哈哈是至大的,要不然为什么找遍全宇宙,却找不到祂的踪迹?这表示祂比宇宙还要大!

我相信!我相信真主哈哈是至善的,看看祂对他的创造物,人类多么好!祂给我们特权,允许我们对比人类低等的动物下手,让我们能够自由地屠杀各种生灵以制成我们的食物,过着温饱的生活。你们看!真主哈哈是多么善良的!

所以啊!我要赞扬我们的创造者,真主哈哈!大家看,信仰祂之前,地球这样转;信仰了祂之后,地球依然这样转!你们说,这不是真主哈哈的神迹的话,还有别的解释吗?

真主哈哈是至伟大的,祂创造了人类后,顺便创造了全宇宙最可怕的地方,地狱。任何不相信祂的人,将会被送进这个至苦的角落,让永恒的火焰灼烧着愚昧的灵魂,让反叛的逆子承受无尽的痛苦,为什么呢?因为祂爱你啊!真主哈哈永远都爱着任何一位祂的创造物啊!

真主哈哈是无所不在的,虽然祂宁愿让不信他的人死后下地狱,也不愿意露出尊容让不信者改变观念;虽然祂可以选择一瞬间内在全宇宙出现,让所有人马上看到祂,冰释各位怀疑者的狐疑,让地球上从此不再有人质疑真主哈哈的存在,从此得到救赎。祂这样隐蔽,是为了让各位信徒在没有看到祂之下依然可以坚持信仰,真主哈哈是在考验各位啊!

长官听出达尔文语带双关,不耐烦地抢过下属的来福枪,用枪柄捶向达尔文背部,【你这亡命之徒!简单说就好了!你到底相不相信真主哈哈是我们的真神?

刚刚全神贯注聆听的大众,被这一插曲惊得回过神来,又继续聚精会神地等待达尔文的反应。

这一敲,达尔文显然痛楚难挡,可他忍了下来,仰起头,朝向长官的方向道【官大老爷啊,我这可是在和神交流啊,你没听说过拜神需要诚心吗?我都掏心掏肺说话了,你就让我说嘛!

达尔文,35岁,原为举世闻名的脑科学家及演化心理学家,后来残暴的哈哈教组织夺权,他坚持留在国内为世俗主义发声,过不久就举家被捕。从前穿实验室白袍的他,沦落到今天穿上充满红褐色血斑,破破烂烂的白色囚服。

执法长官听见了他这一番话后,怫然作色,但他没做任何表示,只是用枪把拄地,不屑地盯着达尔文。

达尔文又继续开展灵性对话了【万能的真主哈哈啊!伟大的真主哈哈啊!我当然愿意相信你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曙光,你是宇宙的究极之道,你是一切创造物之父,你是所有灵魂的皈依处!

然而,真主哈哈啊!身为罪人的我对你却只有99.99%的信仰,缺乏的0.01%实在让人懊恼啊!

真主哈哈啊真主哈哈,为了让罪人我,以及世界各地走入歧途的羔羊们都能得到救赎,我在此希望真主哈哈能够听到我的一个祈求。


真主哈哈啊,这个祈求,和你全知全能的神威相比之下,显得沧海一栗啊!因此,我相信假设真主哈哈真的爱惜他的子民,一定会答应我的祈求,让不信者转为相信,相信者加强信仰。

真主哈哈啊,我的祈求是,请你让我死去的妻儿马上在这里复活吧!我的妻子和我在一起才三年,没想到就这样连累了她,叫我于心何忍啊真主哈哈!

我那未懂事的儿子,上个月才满一岁,过不多久就被我们尊敬的长官们带去学游泳,学着学着就在水一方了啊!真主哈哈啊你叫我情何以堪?

说到这里,达尔文被蒙着的双眼开始溢出泪水,流至下巴末端时,就好象雨后的屋檐,一滴一滴,虽然落地无声,可是每一滴都混合了他心中最沉重的呐喊和悲愤。然而,他却死守冷嘲热讽的表情。

还有啊,还有,麻烦真主哈哈也把我的老父老母四肢健全地还回来吧!这个要求可能有点困难,毕竟我听说他们被送回主怀后,身体就各奔东西旅游去了。


真主哈哈啊!我并不是在挑战你的权威啊,而是给机会你证明你的神威。想象看,假设我的祈求马上得以应验,试问天下还有谁会不相信你真的存在啊?

真主哈哈,我是你的罪人,今日我匍匐在你的膝下,毫无保留地向你祈求,我求你,我求你,让我挚爱的亲人都复活吧!哪怕你只愿意让我见他们一小时......半小时......不!十分钟!五分钟!一分钟!三十秒!十秒!哪怕十秒,我都愿意死心塌地的信仰你!

不不不!假设真主哈哈兑现了承诺后,感到我冒犯了你而要把我送去地狱,我依然会笑着下地狱!

因为......我...真的真的...好想再见他们多一次啊啊啊啊!

达尔文仰天长啸,企图把这一生的遗憾和愤怒全都一次过吐出。

砰!】,枪声响起,达尔文就这样弯着腰,悬着头,嘴上只剩精神胜利的微笑,他与神的对话就到此结束。

开了枪的长官显然未得以泄愤,走前补多一脚,达尔文的遗体往左侧倒下。

看见吗!这就是忤逆真主哈哈的下场!任何人敢以身试法的话,下场即同这位叛徒!

围观者眼见没戏好看了,就陆陆续续地散去,其中不少人边走边细声嘀咕。

各位不管去到哪里,都必须保持对真主哈哈的信仰,尊敬我们伟大的领导人就是给予真主哈哈最基本的尊重!大家跟我念,真主哈哈至大!真主哈哈至大!真主哈哈至大!

离开的观众把执法长官当透明,各走各路,广场只剩下无趣的长官继续自言自语,以及拖走达尔文遗体的执法人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阅读:
宗教狂想曲 - 第一曲
宗教狂想曲 - 第二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