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14

和心理学博士生吹水


一向来对心理学和宗教界的意识状态领域感兴趣的我,遇上一名专长高峰体验(peak experience)心流理论(flow),及现象学心理学(phenomenological psychology)的心理学博士生,会有什么火花?

这里就把我和他两次交流的内容和盘托出。可惜,我有限的知识未能从他身上问得更多资讯,所以以下内容说不上有水准,各位看官将就一下。

有点意外的是,研究高峰体验的他,早在十七岁那年就经历过这个奇妙的体验。当年还是日本屌丝的他,常在学校打架输人,又被自己喜欢的女孩拒绝,陷入思春青春期低潮。后来他从美国回来日本以后(没交代为什么去美国),有天在海边漫步,看见海面上的夕阳。

就在这时,他突然对眼前的景色感到震憾,似乎有种全能伟大的感觉出现在自己心中(一神教的上帝?),顿时对一切无畏无惧(《心经》的无有恐怖?),就算马上死掉亦无憾(朝得道夕可死矣?)。这个巅峰状态持续了三个月,这期间他生命充满希望,积极与及正能量,仿佛能征服全世界,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巅峰状态消退以后,当时的他非常渴望能够回到先前的状态去。

据他所说,若以荣格心理学来看,17岁的他正好是进入人生下个阶段的时期,自此之后将有许多新的挑战和责任需要担当,他将需要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巅峰状态的出现是他转化的象征。我忘了问他巅峰状态和他当时的低潮有无关系,但他有提到许多人对巅峰状态的迷思,认为是引发巅峰状态而一清心理的障碍,更准确来说巅峰状态是累积了先前慢慢的转变后的大爆发,因此其实一个人体验巅峰状态前已经持续地痊愈着

之后我问了他个问题【巅峰状态能不能人为地启动?】,他回答说当年他就是被这个问题困扰了一时,因为他也很渴望再次体验巅峰状态。然而,在他学习zazen(坐禅)以后,发现其实自己不需要刻意追求所谓特别的事物,只需返回自然,就会发现一切皆美。他透露一次的坐禅体验,让他关注自己还是婴儿时的记忆,尚未任意标签身边境界之时,整个世界都充满新奇感,那时的他是多么悠游自在。(听得出他坐禅以后还经历过一些宗教体验)

他 zazen 也有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帮助阅读,身为博士生的他一天所需的阅读量很高,少了 zazen 他感到无法持续阅读。这里开始我问起他如何在阅读中进入心流(flow)?他开宗明义地说,进入心流是没有捷径的,必先经历一番寒彻骨,才谈得上利用心流。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启动心流,必须是一样长期投入时间与精力的事情才可以的。进入心流后我们可以不费力气就能长时间专注所做着的事情,听他说他认识的一位博士,一天能够读上五篇学术文章之余,还能对能容了解得一清二楚,让他怀疑这也是心流的作用。要进入心流的前行功夫,首先是训练自己专心做一样事情,之后设立一个较简单的目标,达成以后再给自己奖励。以阅读做例子,假设平日稍微阅读就想睡觉,那么不妨把目标设定为一口气阅读十页开始,完事后给自己一些甜头,之后的日子再慢慢拉高难度

刚开始训练会显得十分吃力,但是日子久了,保证会从事倍功半转化至事半功倍。他表示,训练过程的效率并不是直线上升的正比,而是从非常小的上升幅度,慢慢到了一个阶段后突然飙升。他谈到一个适合刚起步的训练者使用的方法,就是在开始做一样事前,好像疯人一样刻意地加剧专注力,事后会发现比较容易专注,恰同云霄飞车的原理(有次我在参禅时用过同样方法,结果是有效的)。

谈起他的心流理论研究,由于身处名牌大学,所以拥有诸多限制,以致只能用倾量化的实验,即电脑游戏来测试心流理论。(注:电脑游戏的确能帮助专注力)他不满的是,实验后他发现参与者的反馈中显示他们虽然刚经历了较强的专注力,然而事后却是处于搅动(agitated)的心情。这点和他理想中那类坐禅时平静的心流相去甚远。但是非常无奈,量化实验的确比较吃香。

既然他专长于这类主观觉受的领域,我便问他做质量实验会不会容易惹上伪科学的嫌疑?可能他的确有深入探讨过这个议题,他告诉我必须先了解科学的定义,建议从自然哲学开始。

的确,我们还有许多未知的事情。

他听见我谈起宗教界也涵盖他研究的领域,譬如基督教信徒中常常发生巅峰状态,或者佛教印度教均有谈及主客观觉知的学问,感到十分意外,就是其一。

有些心理学系学生听到巅峰状态,还问我是不是科学,就是其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