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14

《The Origin of the First World War》阅读报告

(注:这篇文章係把讨论书中之重点,非对一战有兴趣者可能感到沉闷,仅此预告)

《The Origin of the First World War》,William Mulligan,256页。


http://www.ucd.ie/warstudies/members/williammulligan/


Dr. William 乃是 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 现代国际历史教授,兼帅气的男人也。(欲知更多请点入他的个人资料链接

这本和学校课本最大的分别,就在于它不是以时间线形式来编写一战起因,而且内容也不仅限于战争起因,而是整体性地讨论一战前欧洲的背景。作者一反传统,把重点着眼在探讨1870-1914年期间整40年的和平,究竟有什么因素支撑,与及当时的舆论是鹰派还是鸽派领先。

在这之前得先介绍一战主要国家的背景,有俄国、英国、法国、德国,以及奥匈帝国。至于意大利,塞尔维亚,土耳其这些国家所发挥的影响力相比之下极微小,所以占书中的分量不多。

俄国,本来国力强大,但在1905年被日本击败以后开始衰弱,进而动摇了欧洲势力平衡,这点也被史学家看作转捩点。自从日俄战争以后,再加上同年的俄国革 命,俄罗斯在国家决策上开始举棋难下,一面需顾虑刚崛起的人民力量,另一方面又得赶紧重整威望。俄国经济也长期依靠外国贷款,法德英都资助过。


英国,在欧洲外的势力让它得以成为诸列强之首,拥有雄厚的资本与强盛的海军.国际关系上,与法国友好,防备德国,后来也和俄国结盟。由于认为德国”世界政 策”(Weltpolitik)战略所主张的势力扩张是种威胁,因此英国竭尽全力围困德国。在协约国中英国所扮演的角色倾向于协调其他两个盟国,为的是换 取德国克制奥匈帝国在巴尔干地带的军事行为的保证。

法国,与英俄两国结盟,长期与德国对立,尤其在1870年的德法战争,失去阿尔萨斯•洛林领土后,兴起了一股仇视德国的心态,所谓 【Revanchist】。除此之外,法国也对许多国家提供贷款,希腊,塞尔维亚,与及盟友俄罗斯。法国与英国的关系之稳固,除了在地中海和北海的海上防 卫分工合作,也在第一次摩洛哥危机中表现出来。

德国,于1870年统一后,普遍上被其他列强视为威胁他们地位的新崛起势力。在1890年,德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的时代结束后,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把德国 从俾斯麦的现实政治 (realpolitik) 转向世界政策 (weltpolitik),积极扩散德国在欧洲以外的势力。从统一那一天起,德国便非常担心有天会被法俄二国夹攻,因此便展开各种企图在国际上孤立法国 的外交政策,如和俄国,奥匈帝国组成三皇联盟等。俾斯麦当政期间积极让纠纷都扯出欧洲以外,为的就是不让欧洲成为战场。后来俄国与法国重新结盟以后,德国 主要的盟友剩下奥匈帝国。当然,和奥匈帝国结盟间接拖累了德国。

奥匈帝国,随着越接近一战,它的势力从大国变成有倒台危机的王国。就因如此,奥匈帝国十分期待有个能让哈布斯堡王朝重振威望的机会,其中战争便成为激进的 手段之一。由于长期和俄国在巴尔干地带明争暗斗,因此奥匈帝国十分需要德国的支援,并希望德国能在战争爆发时对抗俄国,好让奥匈帝国能一对一应对塞尔维亚。

说完了国家背景,就得谈谈一战前40年(1870-1914)的各角度:势力扩张,战争计划,舆论,世界经济,以及最关键的七月危机。整体来说,以上的不 完全是带来一战的因素,譬如说当代的舆论都是一面倒支持和平,至多也是赞成自我保护的战争,从来没有对侵略性战争点头。全球化经济也直接地钳制了战争的爆 发,皆因各国都不希望自己苦心经营的财富被战争一扫而空。然而,势力扩张和战争计划却是铺排了一战爆发的路线。以下开始将简单地阐述各因素的来龙去脉。
——————————————————————————————————


势力扩张

首先谈德国的weltpolitik。德国之所以需要走出欧洲,是因为相比之下其他列强如英国和法国,在欧洲外的势力都比德国大。在那个时代,只称霸于欧洲不足以当个世界级势力,在获取经济资源上也落在有殖民地的国家,因此德国十分迫切于扩张自己在欧洲外的势力。

然而,这也只是1890年后的事,在那之前俾斯麦的政策并不鼓励找殖民地,而更注重于打好外交关系与避免大规模战争的发生。俾斯麦的做法,就是在别国的殖 民地间挑起纠纷,让他们都专注在处理欧洲外的事务,进而减低战争在欧洲爆发的几率。为了避免德国遭法俄两国在任何可能爆发的战争上夹攻,德国选择瞒着奥匈 帝国和俄国签和平条约。然而,后期到了实施世界政策时,德国在预测国际关系上失算。

首先,在世界政策底下,德国必须讨好英国,这将迫使德国必须慢慢疏远俄国。于是,德国在1890年时拒绝与俄国翻新和平条约。然而,英国始终不卖德国的 账,甚至开始向与他们长久对立的俄国示好,如在1905年愿意提供贷款给莫斯科。原本被孤立的法国,1890年后也成功和俄国修复关系。最致命的是,俾斯 麦执政时候的维稳王牌:法英在北非的瓜葛,成功被化解了。结果,德国不但无法与英国结盟,还失去了与俄国的外交,甚至加强了法英联盟的关系。

失去了俄罗斯后,德国便被逼转向和奥匈帝国合作。奥匈帝国原先和德国与俄国组成三皇联盟,后来联盟在塞尔维亚-保加利亚之战后分裂。当时奥匈帝国转向和英国建交,籍此钳制俄国。然而,英国后来和俄国结盟后,奥匈帝国便失去了靠山,结果便是依靠德国了。

先前提到的转捩点,就是俄国1905年在日俄战争中战败,在欧洲产生权力真空。最大的受益者便是德国,因为它摒除了被夹攻的可能性之余,还少了个竞争对手。这起事件,也导致俄罗斯把战线重新带回东欧,为欧洲局势添上更多变数。

同盟国(德奥意)和协约国(英法俄)除了互相抗衡以外,同时也进行进行内部制衡。例如,德国和英国在战前达成个共识,将避免各自的盟友进行侵略性军事活 动。这些联盟同时也达到了缓和冲突的效果,盖因各国再也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而必须全盘思考。有了联盟的牵绊,各国不能再轻举妄动。但是,这点也是个双面 刃,就因为各国都被盟国牵绊着,因此一旦战争爆发,就自动牵扯其他国家进来,七月危机就是最好的例子。

—————————————————————————————————— 


战争计划

战争计划,就是部署对外的军 事行动。整体来说,每个国家都是打着自卫的名义做战争计划,但仔细一看,个个都是在假设着欧洲全面战争爆发的格局,已经和守卫本土的策划相去甚远。在那个 时代,一对一的战争已经是不可能了,首先是军备和科技水平与过去大不相同,如新发明的机关枪,再加上有联盟条约的牵制,让大规模战争爆发的机率迅速飙升。 也因此各国的领导人都心中有数,知道去假设强国间只限于小规模战争只是个天真的想法,战争已经从打倒军队变成打倒国家

有些悲观的,如奥匈帝国的军官,甚至主张【
sooner better】,越快爆发战争越好。当然,奥匈帝国会有这种想法,和他们内部政治有关。自从哈布斯堡王朝开始衰弱以后,当政者极希望有个让王朝重新振作的机遇,正好战争就是让当前欧洲局势洗牌的手段。最可能爆发战争的地方,莫过于巴尔干地带。然而,一旦奥匈帝国决定插手巴尔干,就必须面对俄罗斯的挑战,两者实力极其悬殊。故此,奥匈帝国转向获取德国支持对抗俄国。好笑的是,两国虽然达致协约,但实际上双方都不愿意挑上俄国,所以都期望对方能啃这个硬骨头。 

德国推卸重担子的原因,就是极可能面对法俄两国的夹击,及加上后来加入对立一方的英国。然而,就在转捩点后,俄国的实力大减,让德国可以专心部署西部战线。俄国的失败也让德国对战事分析彻底改变,德国大大地低估势力被削弱的俄国加入战争的可能性,因此军事上变得更大胆了。 

德国后来和英国扛上了,进行海军实力竞争。结果,德国大大地被英国海军超越了,到了德国喊停英国依然不愿罢手的地步。英国向来对德国新崛起的实力都很戒备,其中一个防范措施就是和法国分别在北海和地中海部署海军,英国就能在北方海域钳制乃至断绝德国资源输送。 

英国的盟友,法国对向来都是十分顾忌德国。在1910年代,为了赶上德国军力,法国不惜把国人服役年数从两年调整至三年。早在1870年法国战败于德国后,法国就出现了一群誓言要夺回失去的领土的爱国者联盟 Patriot League,甚至法国一战前的首相Raymond Poincare 也是拥有强烈的反德情操。可以想象得出长期与德国僵持乃至仇视的法国,会不顾英国劝阻而与德国开战的原因。 

四面八方都似乎风声鹤唳,然而俄国最初却是十分顾忌开战。在1905败给日本加上同年的俄国革命后后,俄罗斯帝国深知贸然开战将打击国内经济,骨牌效应之下社会动荡不安,政治扰乱,最终的下场将会是王朝倒台。

 但是到了后期,俄国向法国借了一笔巨款提升军备,却是间接迫使德国更需要早日突破僵局。只要俄国的军备升级在1917年完工后,不只是铁路提升了军力移动速度,再加上强大的军火,德国在军事上将长期完全无法与俄国比拼,这也代表着欧洲局势失衡,德国失去优势后很可能永无翻身之地。因此,德国必须尽早把握能翻盘的机会,恰好七月危机变成了它的机会之窗。 

总个来说,各国的军事计划,渐渐从尽可避免战争,战争为最后手段,变成无可避免,越早爆发越好。可怕的是,战争规模已经非昔日可比。
—————————————————————————————————

舆论的影响

当时的舆论呢?这正好能反映出社会百姓有无制造政府开战的压力。整体来说,当时各国的舆论是相当和平的。当时各国都有军事展览,阅兵仪式,乃至战争小说,受到大众的欢迎。然而,这不表示人民是热衷于向他国开战,毕竟这也可以是一种业余兴趣而已。另一点就是,舆论只显示人民容许自卫战争,譬如说英国的战争小说有法国入侵英国的保卫战,但不见英军占领他国的情节。
 

当时的舆论对当权者没什么压力,但多数时候政府和社会的看法是一致的。然而,偶尔会有人民影响政府的例子,如意大利和奥特曼帝国1911年开战的目标受到民意的左右。有时又相反,政府对舆论不闻不问,如哈斯堡王朝和俄国。要说舆论,有两种,主流的通常不受理会,而被采纳的少数意见则都是利益集团的看法。真正能影响战争的,恐怕是军人的主张。多国政府都积极压制军官激进的主张。德国,俄国,乃至被刺杀的奥匈帝国的斐迪南大公,都不断压制军方的要求,其中俄国政府还曾经拒绝军方要求拨款升级军备的要求。 

抒发言论的媒体也成了各国交手的平台。除了在自己领土内渲染他国的威胁,有时也会出现跨国宣传,如德国让某些英国媒体为自己洗脱负面印象,俄国为了得到贷款而借法国媒体包装自己成可靠的贷款者。除此之外,各国也相当关注他国的舆论趋势,乃至收集他国报章。不得不提的是,英国几乎把所有德国报章上的激进主张,都当成是德国政府所主导的,也因此让英国从未对德国卸下防备。
—————————————————————————————————

全球化经济

全球化经济在一战前扮演及重要的角色。各国间都为了经济利益而互相角力,但这不止不曾转为军事冲突,极大程度上多数国家领导人都认同跨国贸易取代军事冲突,成了各国角力的擂台。


由于在世界各地拥有资源富裕的殖民地,英国在资本上远远胜于大国俄罗斯。在人口上,俄国
175万人,德国67万人,英国45.6万人,法国40万人,奥匈帝国52万人,及意大利35万人。奇妙的是,诸国中唯有英国有空间继续调高税率,财力相当的二国:人口比它高的德国,以及人口接近的法国都无法做到这点,这基于英国在国际贸易上占了很大优势。相反地,俄国,奥匈帝国,及意大利在国际贸易上的份量及主控权不大。俄国,塞尔维亚,希腊都依赖法国的贷款,后来这些国家都在一战中站在协约国一方,从这点不难看出经济合作与国际关系是系系相关的。

为了支撑增长中的国防开销,许多国家都必须寻找新的经济板块。当然,也少不了以经济利益作为维护国际和平的手段。然而,后者看似成功以经济竞争取代军事纠纷,事实上它也间接地显示出各国利用跨国贸易作为政治角力的踪影。首先是德国,在和俄国结束和平条约后,便不再让俄国在柏林集资,籍机告诉对方德国在他们的财政方面可是举足轻重。俄国过后也转向和法国银行打关系,成了修复法俄外交的转机。


法国对意大利也同样以终止进口意大利农作物来抗衡意大利的崛起。这严重地打击意大利南方的农业,但是意大利北方的工业却因为和法国竞争而大大地进步了。英国后来刻意撤退出原先与德国合作的巴格达铁路工程,以致工程搁置,重挫德国欲扩张势力的野心。美国在大西洋另一端崛起后,德国号召欧洲诸国组成经济联盟
,但是遭他国冷冷拒绝,法国担忧德国进一步称霸欧洲,英国更不想看到一个被认为是激进专制的德国领导欧洲。

显然的,虽然全球化经济开始替代战争,成为列强新的交锋平台,然而那么多例子中皆明显地发现,各国不止开始以贸易作为政治手段,而且政治有时更是主导贸易动向的指标。企业家是当中最不希望两国冲突乃至开战的群体,皆因任何冲突皆不利他们的投资,因此有德国与英国的投资者积极游说他们的政客去实行有利经济发展的路线。


—————————————————————————————————

七月危机

多数史学家都认同斐迪南大公被刺杀后引发的七月危机是一战爆发的直接原因。看回
1914年之前的历史,其实政治人物或王公贵族被刺杀都时常发生,可是都没有引起世界大战,为什么斐迪南大公的死却例外呢?斐迪南大公刺杀事件,是引发了一连串骨牌效应的扳机。 

先看看七月危机的主角,奥匈帝国。如先前所说,这个王朝已经像是苟延残喘,因此有个重振威望的转机能为这国家注入新生命。哈斯堡王朝的准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众所周知是主张维护和平,然而国内的鹰派却早已蠢蠢欲动。但是,由于诸多因素,如国内民意显示多数国民不希望发生战争,保护金融界的利益,以及得不到盟友德国的支持,鹰派都未敢轻举妄动。

斐迪南大公遭刺杀后,鹰派军官就顺着愤怒的民意主张对塞尔维亚进行强硬的制裁。当时奥匈帝国把可能爆发的塞尔维亚战争看作地域性,而非欧洲全面战争,所以不希望看到支持塞尔维亚的国家如俄国插手。为此,他们向盟友德国提出军事援助的要求,籍此阻止俄国的加入。


1912-13年期间,德国是完全不支持奥匈帝国强硬的手段。然而,1914年里德国改变了立场,转向支持奥匈帝国。首先,德国欲与英国结盟的希望落空,导致德国迫切与奥匈帝国恢复联盟关系,自然就必须支持奥匈帝国的立场。接着,由于担忧奥匈帝国日渐式微,反而成为德国的负担,因此德国也希望有个转机能避免奥匈帝国瓦解。德国承诺支援支持奥匈帝国,也是为了避免俄国参战,因为他们认为俄国此时此刻并未准备加入战争,加上塞尔维亚并不是俄国的重要利益,因此德国的加入能把这场战争缩小成地域性战争。于是,德国的威廉二世便开了张“空白支票”(blank cheque)予奥匈帝国,表示任由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采取任何行动。 

奥匈帝国原本想马上突袭塞尔维亚,然而这举有失去道德高点之忧,因此他们先使用外交手段与塞尔维亚交涉,这样就能合法化对塞尔维亚进行惩罚性战争。于是,在七月二十三日,奥匈帝国寄了最后通牒予塞尔维亚,内含有多项侵犯塞尔维亚主权的要求,显然的奥匈帝国的外交手段只是个虚招,为的就是得到向塞尔维亚开战的好理由。不出预料,塞尔维亚断然拒绝了通牒中的要求,奥匈帝国马上向塞尔维亚宣战。 

局势后来演变至俄国调动军队支援塞尔维亚,德国与俄国交涉失败后向俄国宣战,法国表态支援俄国后也被德国宣战,到德国欲从比利时入侵法国之际,才有英国的介入。 

英国原本都反对开战,可是后来的局势慢慢变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首先,英国的盟友,法国完全不听劝告,纵然英国表示若法国开战英国不会支援,法国也无动于衷。在那个时候,协约国中的两个主轴,法国和俄国都参战,假设他们俩战胜以后,一直都是局外人的英国不止遭到边缘化,也很可能遭两国敌视。

于是,英国就开始找契机进入战争。德国向法国宣战后,入侵比利时以进入法国。由于英法德三国早已在1839年签署伦敦条约,承认比利时为中立国,所以德国此举乃明目张胆地违反条约。英国趁机警示德国不得侵犯比利时的主权,然而德国总理霍尔维格不相信英国会为“一张小纸片”(a scrap of paper)而对德国开战,无视英国警告。自然而然,英国便借此机会对德国宣战。到了此时,英法德饿四个欧洲列强都参战,表示一战全面爆发了。
—————————————————————————————————

总结
 

虽然一战前有许多调停战争的手段,如联盟,协约,经济,甚至民意,但是这些都不见得是彻底解决纠纷的途径。举例,从1871年到1914年间,军事冲突几乎都是在同样的地点发生,如北非,巴尔干,及远东(清朝),这显示出问题的根源根本未被解决,充其量只是互相妥协而已。 

1914年中,所有的列强都不想要全面战争的发生,讽刺的是,他们却愿意为自己的议程铤而走险,最终酿成大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