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October 2014

教堂问候你全家

在我写了《在教堂念xxxxx的那晚......》后,有网友是极度不屑我的行为,认为我是不尊重他人的败类,因为我在教堂里面念咒是一种侵犯教堂的行为。

呵呵,败类而已?简直低估了我的魔性。

(乌托邦即说咒曰:【天魔外道皆佛性,四魔三障成道来,魔界佛界同如理,一相平等无差别】)



和我一位前基督徒朋友谈起,他回复:【念咒我觉得没问题.....老实说我有教会朋友,当年在教会直接把【GOD】,G和D倒转去破口大骂,哈哈哈哈,你個D小儿科啦

好戏在后头,之后他有点冲动地分享他的邪知邪见:

老实说,在教堂念咒,我还可以提出更凶的辩护(有点无礼的)。

为什么基督徒洗别人脑就可以,在他们那里念咒就不行?

为什么基督徒可以到处洗脑,反进化论,可以在学校教神创论,他们到处干涉学术,到处干涉教育,到处反同性恋,这种行为没有不尊重?

我很少看到这位朋友措辞严厉,但是他说了以上这番话后,我突然很佩服他。

我也想问问基督徒,你们到处去踩别人场,反科学,反同性恋,反理性:

随意在网络上把全世界当笨蛋,过后还要摆着万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嘴脸;

剥夺我朋友星期天时间(牧师逼他放弃星期天的补习去教堂);

为了传教随意干扰别人,第一次见面就说你是十恶不赦的罪人,过后还要沾沾自喜;

约束课堂上的学术自由,以投诉来威胁教授,害到教授不能在演化论上畅所欲言等等。

我在教堂内念咒,算得上什么?

我男友当年还是基督徒时,就有受过这种伤害,过后就脱教了。前阵子我嘲讽他【你这样搞基,耶稣会为你流泪的哦?

那我流泪的时候,神在哪里?

听了这一句话以后,我仿佛看见海面下还有一大座冰山。

宗教,从来不止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那么简单。他们聚集在一起时,已经成为左右政治的势力,单看大马巫统和伊斯兰党的交锋就知道。更极端的例子,就看政教合一的中东,宗教就像贪婪的强暴狂,天天强暴人民的自由。就连自诩文明一方的西方国家也不能避免地被宗教势力左右国家决策,

我只是在教堂里面念咒,他们是用腐臭又过时的脚印,大喇喇地践踏在神圣的学术殿堂上,自以为腐朽的十字架是精准的测量仪器,妄想牧师袍是实验室大衣,天天把圣经一字一句当作方程式一样,无耻地在学术殿堂内大声朗诵不止,还企图把这类无聊的仪式蔓延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学校,法庭,工作场所,家庭,大学等。
 

只要身边突然冒出个无神论者,信徒就马上启动现代猎巫行动,工作上封杀,朋友齐杯葛,家庭玩冷战,网络搞狙击。你不信他们的宗教后,语言上同情你,精神上藐视你,心灵上意淫你,骨子里消费你,为了强化自己的信仰,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感,把全世界当笨蛋亦在所不惜。

信徒和你传教,把不信者的后果说到极其不堪入耳,上刀山,下油锅,火烧焰烤,永远受苦,过后却峰回路转告诉你:选择在你手中

呵呵,一个强奸犯抓走了你,警告你若不心甘情愿和他性交,他就会剥光你衣服,慢慢地用刀在你身上刻上他心爱的螺丝马画像,然后用tabasco 辣椒酱帮你伤口消毒,过程中还要播着刘子千的《念你》,最后才奸杀你。说完后,他重申:选择在你手中


不管你是不是信徒,宗教早已天天问候着我们的全家。你全家吃饭,睡觉,走路,看电视,乃至做爱,假设不跟着他们的教义去做,就算你全家离他们教堂十万八千里外,都依然躺着中枪。

我在想,假设我生在美国,那篇文章能引起骚动,从此有了一大班宗教的受害者号召人们进教堂念咒,乘法表,物理公式,
噶举派大手印口诀,中学华语主谓宾文法,算不算应验了信徒相信的【恶有恶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