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October 2014

万挠男孩教你如何出书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2521682346775&set=a.120270056774.102824.717531774&type=1&theater
(原图出处链接在此

(注:我不是Rawangboy,只是在网络上看到他的课程后有些感触)

这个世界就是很现实。

你教人脚踏实地赚钱,经营小本生意的方法,出版一本书,如何经营咖啡馆,如何平衡收入与支出,如何赚取5000令吉额外收入,假设是不认识你的人看到,看都不会看多一眼。

但是,假设你穿西装打领带,登报纸打广告,标题写到花花绿绿神神化化,如《脑残的奥秘》,《世界成功学之父- 陈痴痴讲座》,《欠屌的人黑暗课程-如何用三句话让老板爱上你》,《开发你的潜能,你可以在1年内赚1000万!》,《一年内做大老板》,就会有很多人心甘情愿把钱奉上。

《出版一本书》的课程,永远不比《一年内做大老板》课程般勾魂,为什么呢?

因为人类的脑袋就是喜欢夸张,不切实际,又戏剧性的东西,越能让人幻想自己成为伟人和英雄的东西越讨人喜欢。


假设一个素未相谋的人同时看见进贺的《出版一本书》广告和《一年内做大老板》的广告,你认为他脑袋首先会去想象什么呢?

是会想象自己和进贺一样,坐在办公室里,打电话,排版,审稿,然后驾货车出去送货吗?

除非他真的是很热衷出书又有自知之明,否则,有99.99%的机率,那个人会想象自己坐在大大的私人办公室,摇摇脚,喝秘书泡的咖啡,然后几位下属唯唯诺诺地走进办公室对你阿谀奉承,自己眼睛眨都不眨盯着电脑荧幕,看着自己几百万上下的股票走势。

是不是代表进贺的课程,永远都无法和市面上华而不实的课程比较,注定是冷门,乏人问津的讲座?


极大可能继续保持冷门,但乏人问津就不一定


我试试用少许方法改编进贺的广告做实验,以下多数广告词是经我魔手改编(进贺有怪莫怪):


许多人都有出书的想法,但是都不知道门路,或者任何具体的方法,所以偶尔写写文章,登上部落格,和网友交流后就作罢。有者就因为时间久了,生活又开始忙 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有一些还开始质疑自己的文笔,认为自己写得马马虎虎,还是先写多一点文章打好基础才打算出书,所以又打消自己出书的念头。

这和我当年的处境相似。

2006年,当时我还在《学海》周刊工作,想要出版书,不懂可以投稿给什么出版社。而且我有自知之明,觉得书写得不怎么样,可能不符合人家的出版方针。

所以呢?我是不是也要学学多数人,在网络发表,或者多多练习文笔,甚至等到有人来发掘我,介绍我出版社才出书?


假设你有钱有闲,当然可以继续等。但是,假设你没钱又没闲,却又抱着【等】的心态看待出书,我奉劝你得空就进大书局,数一数书架上的书的数量,再问一问自己【几时轮到我?】。

用【等】来看待出书的人,你们还是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和心思,因为到最后你们会慢慢心灰意冷,放弃出书的念头,到头来还不是什么都做不成?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我当年没有用【等】的心态来做东西,我并没有幻想自己有天被幸运之神眷顾后突然可以出书,然后大卖100万本。我只知道出书肯定是有门路和方法,我需要做的是冒着风险,慢慢去摸索和尝试。

当时就打算要自资出版,拿仅有的储蓄去赌一局,如果卖不出赔钱就算了,如果能收支平衡就当赚到。结果凭着努力去讲座、朋友、学记的支持,卖得还不错,小赚了。


之后把赚到的钱继续去出版,一直滚到现在有60多本书。


现在也全职去做出版了。


当年对出版业不熟悉的我,能从零到今天出版了60本书,还经营小型出版社,并不是靠【等】,而是靠慢慢累积的经验。意思是,我搞懂了出版第一本书到经营小型出版社的方法。


我将在11月2日举行出版课程,收费RM750,目前只剩3个名额,有兴趣者报名从速。

1 comment:

  1. “目前只剩3个名额”, 看来这句是最有力量。经典。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