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14

在教堂念xxxxx的那晚......

上个星期一位朋友为了避免我继续待在房内做宅男,就带我逛新加坡市区。一开始是蛮感动的,后来想起【不对,他今天应该是要去教堂的喔?

不出所料,逛街到一半他就问我【有兴趣去我教堂看看吗?】呵呵,天下的基督徒都是一样的,约你出街,无端端你就被带去教堂唱圣歌,这就是他们【度众生】的方便法门,别说我没放水给你们听

一吃完晚餐,转个角落就是他口中的 Megachurch,他一路上强调这绝非大家刻板印象中的木板凳教堂,而是超级豪华的大礼堂。还没开始前,外面早就排长龙,大众中唯见我穿《看话参禅 · 是谁》 战衣,挑衅味极浓厚。

先前在图书馆外也是遇到基督徒搭讪传教,他很精彩地告诉我神如何爱我,所有人都有罪,我又是多么地有罪(我在想他平日和人一见面都说些什么?),神之子耶稣为我的罪而死等等。结果,这个无辜的神的子民不小心打开潘多拉的箱子踩到地雷,他看到我身上的衣服有点新奇,就问我那代表些什么?我告诉他这是看话参禅战衣,他就好像顿悟似的,唯唯诺诺地滚开了。



(来啊来,辟邪看话参禅战衣,两件新币20)

当天我用这件战衣吓跑了无辜的基督徒,今天我却穿着它进教堂,天意......

时间到后大门打开,果然不出所料,内部装潢现代化,装有高级音响影视设备,不再是木板凳而是有坐包的长凳,还有豪华舞台和灯光。我朋友一坐下,就拿起纸跟笔,用简单的文字告诉我神因为很爱我们,所以派他儿子下来为我们赎罪,其他的道路,佛教印度教道教等,都是行善,但不是回家的正确途径,所以我把道路告诉你了,你自己才能做选择。

(这一段话,稍微改一些名词,就可以变成佛教弘扬正法的口号了)

我听完后,并没有当场反驳他,很大原因是我根本听不进耳。

很快地教堂开始唱圣歌崇奉上帝,我总算见识到灯光搭配音乐加歌词三合一炒作群众情绪的招数了(灯光总是在很关键的时候亮起)。尤其是圣歌的歌词,充满着【见山是海】,或者很【禅宗】的字眼,台下的观众个个都 I feel good 跟着唱。

见山是海】:说它是山也可以,说它是海也一样,包山包海,广东话来形容【乜撚都俾黎讲鸠塞

(若懂得玩弄【见山是海】字眼,就算佛教徒上台宣教,台下的基督徒都一样会听到很High)


他们全程唱歌唱到热泪盈眶,我就好像Richard Dawkins 在《The God Delusion》纪录片22.19分钟处,站在教堂中,动也不动,冷眼横眉瞻望芸芸众生。我朋友看我那么冷血,就告诉我要【feel the god】。和他一样是心理学系的我,这瞬间有股冲动,要把我那篇《和心理学博士生吹水》一文中谈及高峰体验的那一段一巴盖到他脸上。

过后我发现原来基督徒为他人祷告祈福,有个特别的手势,就是单手或双手往那个人的方向举,
或者是按着朋友身上后才祈祷。他们祈祷的环节,我还是玩公民抗命,广东话【企定定系度,乜都唔洗做】。

(无意中重复了August Landmesser 的壮举)

经过一轮牧师传教演讲后,主持人便告诉第一次来的,若有意走进神的怀抱,就站出去到另一边参与另一个环节,我一样很不给朋友面子地玩公民抗命。

当晚节目结束前,还有一个集体祷告,一样是举起手,或者双手向天(以示完全臣服上帝)。那个环节,我举起手了。

是我终于被大环境的压力制服了吗?抱歉,我是那种在考场上穿反了衣服,也一样可以摆着很串的脸神,穿梭于百人中却不见一人的扑街,区区一班手无寸铁的基督徒,不会让我投降的。

我的确举起手,口中也念念有词,不过不是皈依于神,更不是向神祷告。那我在做着什么呢?

我念了一字金轮咒【Om Bhrum】。传说中这是吸取其他修行人功力的咒语,我在想着能不能也顺道把基督徒祷告的功力一并吸过来。




有没有什么感觉或效果呢?没有。

是不是代表这咒失败了?还不知道,我只是抱着贪玩的心态去尝试。

不过假设因为在教堂念了咒而突然发财,我考虑拿钱回向这个豪华教堂,毕竟他们正计划建造另一座五千万新币的新教堂

教堂兴啊!旺啊!发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续集:《教堂问候你全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