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September 2014

慧门禅师的趣事


慧门禅师的生平,家庭背景,修行功夫等等,我不大清楚,对他有没有开悟也不感兴趣。

通常一说到禅师,多数人都有种刻板印象,马上联想到一脸严肃,手握香板,雷厉风行地巡禅堂的狠角色。

不认识慧门禅师的人会这样看他也正常,毕竟他只是个小山头的禅师,虽然不算默默无名,但也说不上举世闻名。

假设我把他的小道新闻卖出来呢?有多少位八公八婆马上搬凳子在银幕前守候?这篇八卦小品,是献给不曾接触百丈山的朋友,让各位能从另一个的角度认识慧门禅师。



吃茶去
话说有次慧门开示完后,便说声『吃茶去』。

于是,大伙儿便开始移动,欲前往斋堂用茶。

这时禅师突然吐出一句『不得离开禅堂!』,大众被难倒了,又要我们吃茶去,又不得离开禅堂?

接着,他又说声【吃茶去】,大伙儿松了一口气,又继续移动身子。

【不得离开禅堂!】,他再次把禅和子们搞得丈八金刚,摸不着脑袋......

后来从禅七回来的朋友告诉我,慧门开示时又提这起公案,顺道解释其中用意:【假设疑情深厚以后,铺天盖地都是话头,哪里还有禅堂和斋堂之分?即时禅堂就是斋堂。】

【所以,我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呵呵呵呵】,说完就举起竹篦呵呵笑。



狐狸精

古代百丈禅师闻名于破野狐禅,现代台湾百丈山慧门禅师却偏爱说狐狸精的故事。

我听了他的开示蛮多次,【狐狸精】,【小三】这些字眼耳熟能详,为什么呢?

提到话头先行的修法时,禅师就爱给例子。他会先问各位自己做得了主吗?

【假设你有天去火锅店,突然看到你老公和狐狸精在鬼混,你若做得了主,应该马上告诉自己不要生气,结果你还是很冲动地跑前去扫狐狸精巴掌,哇!自己的老公管不好竟然去打狐狸精哦?你若做得了主,为什么叫自己不生气时又会生气?

若在很生气时,马上提问『是谁!是谁在生气!』,马上把生气的力量转移到话头上,哪里还会生气狐狸精?你马上把老公送给狐狸精,转头就走了!】

另一次,慧门问起【你们都知道听完演讲后回哪一个家吧?有谁懂得要回老家?】,结果一位男观众突然说了句让慧门傻眼的话。

【师父,我不知道等下要回哪一个家.......】,咦?

【我不知道要回大太太的家,或是二太太,还是三太太的,弄得我好烦......】



吹气球

话说不知道哪个兔崽子那么幸运请到慧门莅临一间小学演讲,教导小学生如何去解决压力。

其中他教了一位女学生疑似射法的禅法,先是握紧拳头,深呼吸,然后大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事后该名目前还算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表示,有放松的感觉,内心的念头减少了,变得平静许多。可以减低压力的方法,这看起来不错吧?

结果有个小鬼被问及时,竟然说自己没有压力。

慧门就拿出个气球,当场在他面前吹,把充着气的球逼近小鬼的脸。小鬼紧张了起来,眼看越吹越涨的气球只在脸旁,啼笑皆非。

【感到有压力了吗?】



惊人的记忆力

我怀疑禅修会减缓脑袋退化,甚至加强记忆力,因为遇到一些上了年纪的禅修者都有不错的记忆力。

我听来的小道消息说,没记错是这样地:有个女众在百丈山时走到小亭下,喝慧门泡的茶。慧门问道【你是第一次来打禅七吗?】

【不是,我之前就来过了,那时也是在同样的小亭底下喝师父泡的茶】

【咦?那不就是.......五年前的事了?】

那位女众很吃惊,没想到慧门禅师竟然能记得五年前的一件小事。

话说我去年参加禅二,问了禅师是否能赞助我去百丈山的机票,他爽快地答应了。后来由于事务繁忙,就去不成了,大概隔了一年多才有机会参加看话禅共修。


注意,我和他不是很熟,也很少见面。


今年禅七时,由于有蛮多新人上山,所以禅师特别优惠新参发问。当时我有问题,管不了老参新参举手就问,禅师依旧回答。

回答后,他感到奇怪【咦?你不是有来过吗?在巴生是吧?还是雪兰莪佛学社?你是要我们赞助去百丈山的机票的哪位?】

咦?你还记得我?

【当然还记得,答应过了为什么不记得?】

Sara Lazar *呢?快去看看慧门的脑袋。


*Sara Lazar 是脑科学家,曾在Ted Talk 分享禅修如何改变脑组织的报告



森林冒险记

在百丈山打禅七,偶尔维那会领众出外行禅。有次慧门带了大伙儿走山,大概三四个小时后,在深山一处停下。

整个队伍中只有他一人可以带水,其余的禅合子只有看他喝水的份。

小歇时,他突然对大众说【个人修行个人得,个人生死个人了!所以各位自己找回禅寺的路!禅寺见!】

说完便快速跑走,抛下大众在陌生的浓林深山里,当下愣住,不知所措。

有人花了好几个小时回到禅寺后,当天晚上连发梦都梦到冰箱充满着瓶装可乐。




你开悟了吗?

佛教徒最大的弊病,就是老爱问别人开悟了没,去到讲座会,肯定少不了这类踢馆的问题,好像主讲和尚说自己开悟,他就肯定相信那样。

面对这类恶搞秀逗之举,慧门简直经验老道。他分享说通常讲座后前来称赞,要求供养的人,就是准备踢馆的人。

他的回应方法很简单。

当发问纸条上写着【请问师父悟了吗?】,【我悟跟没悟与你没关系吧?你要知道我悟了没有,就先把看话禅修好,你开悟了自然知道。】

或者【谷歌和大藏经找得到的东西,请不要来问我,要发问请问一些与你修行相关的问题】

有次,他感叹【说我开悟你们又不信,说我没开悟你们更加不信,回答来有什么用?】




逼拶

禅宗的绝活,首推逼拶,用无解之题逼停行者心意识,进而继续往内行深。

方丈和尚,演中法师的逼拶,算是比较温和,都是『这个拖死尸的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到啊啊噢----底是谁啊?』而且很少看见个人逼拶。解七后,还是听到演中师的逼拶余音绕梁。

如目法师也是平稳地逼拶,他的声线较低,提撕起来非常有力。最激烈的一次,也是跑香后各位归位就坐时,有人的动作过快,他就用竹篦伺候【谁在动!】。我的师兄也说过,也因为他主七时很少干扰,所以真正能专心修的就是在如目法师当维那时。

如岸法师没逼得那么紧,但是很爱问些要人省思的问题,还有一有时间就带人出去行脚。原因?要让人知道自己在拖死尸......

毒辣的禅圆师兄,就特别爱逼拶和耍狠,平时爱恐吓禅和子【谁昏沉就给我打包出禅堂!】,【我会让你们死无全尸,不想死也不行!】。一逼拶起来,【拖死尸是谁?不得开口!拿出来!】,他主七的话会蛮过瘾。

慧门......近来已经很少进禅堂捣乱了,千呼万唤死都不进来。

但是他一出手,下场只有哀鸿遍野。在百丈山冬季禅修的前三个七,有一段时间禅师每天都准时进禅堂杀猪,搞得禅和子求生不得,唯有求死路去。





变态的修行

真参实修的行者,日后见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特殊的经验或方法,能够让自己自卖自夸地向他人分享。

在南传的国家的话,可能没什么出奇,毕竟持戒严厉,素有头陀苦行传统的南传佛教,在森林修行时已经准备好随时送命了。

慧门禅师未出家前是个副教授和蛮有钱的生意人,过的都是现代生活,照样看不会有在森林与老虎玩躲猫猫的修行故事吧?

拼命修行的,去到哪里都会有精彩的故事。

话说他当年刚学打坐时,盘腿怎么都盘不好来,旁边就有个师兄告诉他【这是业障】。

他心里说了句【去你妈的业障,我明明就是新人嘛,腿当然盘不好来】。

他家面向太平洋,有段时间每朝起来面着太平洋打坐,还可以看日出。到了夏季时,他就穿着背心短裤在露台打坐。这时候,飘来了一只虎头蜂,在他脸上攒动。

他这时心慌了,想动手赶走虎头蜂,但万一触怒了它,被扎了可是会丢命的,所以他就沉住气继续打坐。

可能那只虎头蜂见慧门那么搞笑,就叫多几只同伴到他脸上继续搞笑,慧门就和虎头蜂们拉锯了几个小时......经此一战后,磨练出来的耐心加上数星期的时间,让他能盘腿自如了。

他听见有禅和子修观呼吸,就以自己为例子教他们要如何快速在观照功夫上得手:

去三温暖的桑拿室里,把温度调到最高,在里面打坐。那个时候,连汗如何从毛孔钻出都一清二楚。

观呼吸的,应该要到泳池去练,一吸气就潜进水,在水中慢慢呼气,稍有差错就会喝水,这样严密的观照下就不会数错或漏掉了。

为了去除禅和子的习气,他偶尔在演讲时即兴就要求禅和子待会儿只用单脚走路跑香,或者只用一只筷子吃饭,这是为了让人体会到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

有次一个小孩问慧门学功夫(电影看多了?),禅师就要求他找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小孩被难倒了【没有答案的问题?】,【对啊,要找出这个问题来】。

结果那个小孩就苦恼地思考着,找呀找不到,慧门不放手【快找出来!什么问题没有答案?】,越逼越紧,越紧越逼,最后小孩哭着鼻子落跑了。

不久后,小孩感到有人碰他肩膀,转头一看,又是那个光头的在问【什么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哎哟,我刚刚哭着走才逃得掉,现在又要回答?】

—————————————————————————————————————
还有数不尽的故事,疯狂的,搞笑的,变态的,拼命的,当听众读者的,永远无法明白身在其中的甜酸苦辣。

拿出本事来!百丈山慧门等你上山受死。

百丈山网址<http://www.viriya.info/>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