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September 2014

沙砂二国独立一事


最近开始升温的沙砂独立公投,我也插入一脚来讲风凉话。

砂拉越国的乡民时常称赞说他们的前任首长,白毛就算如何贪污腐败,至少在防止巫统入侵上居功至伟。

乡民就是乡民,改天给他们争取独立成功,就算被地方领袖玩死也是活该。


第一,白毛才懒得理你们乡民的死活,他遏止巫统入侵最大的原因就只是四个字:僧多粥少,他主要是避免自己的猪肉被分掉。

第二,他也很清楚乡民畏惧巫统东渡的心态,这样一来他顺水推舟把自己包装成保护砂国主权的领袖,做土皇帝又可以骗到好形象,何乐不为?

要了解这点并不需要成为什么砂拉越人,而是只需懂得人性,懂得政客唯利是图的本性。

在这点称赞白毛,已经是患上了人质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当然,懂权谋的一眼就看得穿这是一种【苦乐法则】洗脑手段。

我原先蛮怕沙砂二国摆脱了马来西亚联合邦的魔爪以后,还是会陷入被地方领袖轮奸的下场,所以希望沙砂二国能等到马国改朝换代才进行独立运动。

当然,现在不需要那么介怀这点了,改朝换代可能是日本拆掉靖国神社后才能发生的奇迹,加上菊花华也是不可能放掉沙砂这两块大猪肉,因此沙砂人民只能尽快自行了断。

沙砂独立,对番薯岛推翻垃圾巫统是好事,所以值得支持。

当然,历史上,他们的地方领袖多数也只不过是废材卖国贼,尤其是青蛙国沙巴。可能对于沙砂二国的人民来说,主权重要过一切,所以宁愿被自己人欺负也不愿被外人欺负(和马来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愿自己国家被马来人搞坏,也不想华人插手的心态异曲同工)。

好吧,那就祝福你们防狼愉快,有一天若独立后的沙砂也沦落到上街举海报【I don't need sex coz my government fucks me everyday】,我还是会幸灾乐祸,拿着一罐shandy ,说声【now you know life is shit huh? too late and you're fucked, may gawd fuck you !】再吮一口shandy。

说回来这两国的独立运动,我预料多数西马人不会支持,还是一样原因,天然资源。

可见,反暴政的西马【民主斗士】原来也支持这种不公平的联邦制继续殖民沙砂二国。对,我把沙砂二国看成可怜的殖民地,加入联邦51年 却被剥削到惨过做鸡。

还有一点,千万不要发梦认为摆脱番薯国殖民后可以凭着丰富的天然资源而很快成为发达的国家。不是天然资源不重要,只是我想提醒经济学上有个现象叫 Resource Curse(请自行谷搜)。

独立的可能性我不敢说,首先要过地方领袖那关,假设一直都是草根组织/NGO去搞,好像没什么意义,而且容易被打压。地方领袖会不会赞同,就看怎么谈判独立后的猪肉了。

我看见有网民说美帝国官员开始接见地方领袖,首先我不清楚是谁主动要求见面的。但是假设是美帝国开始谈判以后沙砂的经济模式,呵呵恭喜恭喜。

沙砂二国独立后,对番薯国重创,肯定是好事,跌倒后才有机会站起来(顺便削一削猪兜嚣张的气焰)。

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漏液突然多了几位外国朋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