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August 2014

大蛇丸的科学精神

若问我《火影忍者》中最烂的角色是谁,我会回答是 Naruto,那些正派色彩越浓烈的人物越差。

火影忍者最吸引我的角色,反而是它的奸角,因为它们并没有设计得好像正派那样一面倒的色彩。非黑即白的角色,和现实不吻合。

大蛇丸,Orochimaru a.k.a 蛇叔,是奸角之中我特别喜欢的一位。虽然他在第一部分是十足十的人渣,到了第二部分他重生后还是恢复了少许人性。他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他为了开发忍术而不择手段地做实验的性格。

蛇叔之所以肯为自己目标去尽界线,就是有个野心在背后推动它,我从以下蛇叔名句来探讨他的野心:


"I want to obtain all the techniques and gain a true understanding of 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The first one to mix blue and yellow called the new colour "green". I want to do something similar to that. If blue is the chakra, then yellow is the seal, and green is the technique…

Just as there is no end to the variety of colours, there are so many thousands… tens of thousands of techniques in the world as well.

But in order to obtain every possible technique and truth, it would require an eternity. Only one who understands everything after spending such time on this can be fittingly called the Ultimate Being.
"

 (摘自《火影忍者》121集,第12页)


蓝色(查克拉)+ 黄色(手印)= 绿色(忍术)

(题外话:撇开打斗场面,《火影忍者》最出名的就是它的『talk no justsu』,讲耶稣之术)

大蛇丸的野心,就是成为全知全能者。认知了A+B=AB的原理后,他认为可以在无穷无尽的手印与查克拉组合中继续开发更多忍术。其实,这不就是我们熟悉的基本科学吗?不同的变数,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意味着世界的每一面都还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待我们去发现。

大蛇丸的这一点我特别欣赏,那是对未知的领域充满着好奇,兴奋,期待的求知欲。有这种性格的人,通常都会沉迷于自己的爱好中,为了找出真相而不惜废寝忘食,甚至进入了挡我者死的心境
(这种人若接触到wikipedia,会十分危险,因为不知道中还会有不知道的项目,他可能会花上整天的时间浏览wiki)

还有一点,求知欲爆表的狂人,会周而复始地进行实验,为的就是尽其所能开发自己想知的领域。这让我想起一些宗教界禅修的趣事。

譬如说普遍上南传教出入息观,是教要观照着呼吸进出来静心后慢慢入定。有没有想过,同样是观呼吸,但是稍微换个观法,随时都能加快入定的速度?

这招是一名老禅师教的:不观出入息,却时时观出入息之间的空档处,随着观照久了,空档处会越来越大,出入息显得越来越小,慢慢压缩成一个小点,到最后消失掉,就剩下空档处(你可以说是入定了)。这位老禅师说这招会比传统出入息观更快入定。我个人尝试后,认为的确比传统上看着出入息的观法能更快稳定下来。

(之所以让老禅师保持匿名,是不想害他被激进原教旨主义佛教徒攻击)

我平时都有练习南传的观照脚下(走路时妄念会减少,进而增强心力)。然而,后来我学了话头现行的方法后,只是稍微换个观法,一样是走路,但是整个结果都不同。(在有更深体会前先保留不说)

发现一个比佛陀教的禅法更快入定,或更快见效的方法,算不算挑战着传统和权威?

大蛇丸就是专门打破禁忌的疯狂科学家。他开发忍术的过程中,进行了许违反人性的实验,包括在60名小孩身上注射初代火影DNA(结果死了59位),为了开发不老不死之术而进行许多活体实验,牺牲了许多忍者和平民的性命。

但不能否定,大蛇丸对忍界的情报是独一无二的,他永远都走在其他忍者之前。

我并没有鼓励各位进行惨无人性的实验,我只是要表示,探索真相中,将会有许多过去观念和对形象的执着所产生的障碍。我想问的是,各位能不能为了探索真相,开发比前人更厉害的招数,而去学习一些在同门眼中是叛经离道的知识?

我再举例子,佛教徒有没有那种胸怀去学习其他门派的知识?我对禅修的立场,是许多佛教徒都不能够接受的。我首先站在历史角度来否定大乘是佛说,却又学习禅宗修法,加上南传四念处,然后最近开始迷上道家和藏传佛教的禅法(尤其原始佛教最反感的藏传,我看到的简直是宝山),迟些打算深入印度教禅法。最可恨的是,我不是佛教徒。

各位可能只是听听而已,没什么特别感觉。但是,我在打字的过程中,一想到我即将学习这些未曾知道的知识,肾上腺素马上急飙。我将有机会测试不同门派禅法的方程式:假定照A的方法能够达致B,C的方法能够达致D,那么AC一起用,又会产生什么结果?假设两者间有共同点,又是什么差异导致不同的结果?假定那个差异,换去别的变数,又会产生什么结果?还有那么多领域等着自己去发掘,讲到都兴奋。

(是不是很像大蛇丸的『蓝色是查克拉,黄色是手印,绿色是忍术』的譬喻?)

我用过去还是信徒的自己和现在比较,发现若还被门户之见束缚着,是无法自由地探索真相。比如说,支持原始佛教的就否定南传阿毗达摩和论藏的禅法,南传又否定大乘禅法,大乘又否定道家和印度教的禅法,看话禅的否定默照禅,顿教的否定止观,止观的否定念咒和观想。大家齐心协力搞资讯封锁,到最后都只学到自己门派的修法。

就算偶然瞎猫撞见死耗子,发现一些超越前人的方法,会不会因为自己是晚辈所以不能发表?有个对大乘伪托佛说的解释,就是后人为了表示谦虚,才在后期撰写的经典上挂上佛说,一如『黄帝内经不是黄帝说,却冠上黄帝的名字以表谦虚』的例子。这一点已经看出佛教徒认为佛陀是绝对权威,所以后人的见解无论有多好,在释迦牟尼面前永远不能抬头,才造成后人必须冠上佛名来取信于人。

 (题外话:这就是为什么大乘佛教徒对『大乘非佛说』那么恐惧的原因。在他们世界里,佛陀以外的人说的法都不足以采信) 

这种想法,对信徒来说没什么不妥。但是,对真正要深入禅法来判断各种效果与可能性的行者来说,是致命的错误。

横空出世的大蛇丸,就是不理会这些禁忌,权威及传统的狂人,他只在乎能够开发多少样忍术。

既然前面尽说理性的话,后面就得补上句让人感叹的,引用蛇叔名句的尾端『But in order to obtain every possible technique and truth, it would require an eternity. Only one who understands everything after spending such time on this can be fittingly called the Ultimate Being.

庄子不就有那么一句话: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摘自《庄子,养生主》

庄子是在警告人们,用有尽的生命最求无穷的知识,是徒劳的,倒不如用来安身养命。『学海无涯,唯勤是岸』,庄子看见肯定改成『学海无涯,回头是岸』,蓦然回首时,却已是百年身也(好过没有)。

回头是岸,听听也有它的道理。试下把未来的时间线拉长至一千年,一万年,十万,二十万,一百万,一千万,一亿,十亿,一百亿......这些天文数目,是人类肉身再次化为星尘后,都无法具体想象的,但对宇宙来说却是微不足道的。面对无穷无尽的宇宙,真会让诸学人有无限的感概。

每每知道越多,就知道自己还有更多未知的。有个科学性短片(链接在此),尾端有个至理名言:

Enlightenment leads to benightedness; Science entails nescience

看见新东西后兴致勃勃欲大展拳脚时,发现时间永远都不够用,我们永远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去成为大蛇丸口中全知全能的『Ultimate Being』。在《Indiana Jones》第四集与及刚上映的《Lucy》中,两位全知的女士最后都化成灰了,是不是代表学至极处,必须灰身泯智才能更上一层楼?呵呵。

正当人们都不够时间去探索自己想知的一面时,竟然听到信徒宣扬的『辩思善恶的是万恶的根源(禁果)』信仰,或者『学术只是世智辩聪』这种论调,我心中突然 have a dream:

『万能的神啊!伟大的神啊!假设你存在的话,麻烦你就马上把这些信徒的都送去天堂或者涅磐,他们剩下的时间你就转赠给我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阅读-经典动漫歪理系列:
《藤子F不二雄的理想世界》
《岸本齐史的二元主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