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ust 2014

信矛盾者得永生

https://www.google.com.sg/search?q=%E7%9F%9B%E7%9B%BE&client=firefox-a&hs=brG&rls=org.mozilla:zh-TW:official&channel=sb&source=lnms&tbm=isch&sa=X&ei=fM74U6LKIdWSuAS8koCQBw&ved=0CAgQ_AUoAQ&biw=1366&bih=602#facrc=_&imgdii=_&imgrc=LGeGDz01TBLaTM%253A%3B3zWyJDS7j67XBM%3Bhttp%253A%252F%252F3.bp.blogspot.com%252F-IfSGaD1xTM4%252FT8HkjdBEIhI%252FAAAAAAAA8SA%252FCI98ylRr3Nw%252Fs640%252FATT00001.jpg%3Bhttp%253A%252F%252Fgfcci00.blogspot.com%252F2012%252F05%252Fblog-post_5239.html%3B476%3B309

随着接触信徒久了,会发现他们的逻辑是很神奇的一体两面的矛和盾,同样的东西转一下就变成另一样东西,矛盾合一。有利他们的论点就是矛,一不利他们,同样的逻辑马上变成盾。

这,已经超越了自相矛盾,这是合理化矛盾的最高境界:矛盾不二。

比如说,平日时常炫耀科学证明了自己的宗教,说自己宗教的天文观多么正确,引用科学家的言论来证明自己宗教是科学的,或者放大一些经文来说几千年前自己的宗教早已知道现代科学才知道的事情。

但是,一旦你举出他宗教与科学不吻合的地方,他就会说科学还未能证明的不代表是错的。你说他们信仰的教义是没有科学证据,他又说不能证明不代表不存在。宗教有许多对现象界荒谬的解释,他们又说那只是比喻,或者古代人的思想的确如此(不是说『比现代科学进步』吗?)。

教授最近才说『you can't cherry pick the science, no matter you like or dislike, it's still science and as a student you should humbly learn it』。

我也来一句『you can't fucking cherry pick some fucking evidence to show that your religion is scientific, show it to me as a whole picture you fuck face』。


还有另一点,就是历史角度看待宗教。这些信徒应该从来没想过历史的定义是什么,他们不知道自己读者的经典也是历史的一部分,各种宗教文献也是史料,甚至自己读着的教主的故事也是从史料中整理出来。不信?你知不知道释迦牟尼从出生到死亡的故事有多少个版本?

当他们读这些自己教主威风的历史时就认同。但读到与他们信仰相冲的历史,就会开始狡辩『历史不可信,因为历史会随着新证据出炉而变异』,这就是典型对历史考察无知的说法。一个历史观的形成,是由已面世的史料来构成。当出土的史料越来越多,一个历史观的确会随着不同证据的面世而频密改变。

但是,相对未出土的证据被发掘的可能性会变得越来越低。假设考古工作是一直以同样的进度开展,目前已出土的史料的学术考察大部分已经完成了,那么基本上要改变一个已经有十分庞大数量的史料支持的宏观历史观的机率将是非常低。就算有新证据出土,也很难去撼动主流宏观历史观。

有些信徒甚至说『历史学者没有证量,所以不能了解真正历史发展』。Fuck face, listen up, 你读着你教主的故事,也是历史的一部分;你读着的经典,也是一种史料,为什么不见得你需要『证量』才能理解你教主和教派的历史?拜托,历史学家并没有尝试去告诉你涅磐,解脱,梵我合一,天堂,地狱,轮回,因果,上帝,神明等是不是真的,他们只是用着逻辑,社会学,心理学等较科学的方法来告诉你宗教的史料究竟在显示些什么。

假设说历史学者否定你的宗教信仰中的神迹,那不是他们的问题,因为去证明你相信的神通神迹是不是真的,根本不是他们的工作!你相信有这些神奇的东西,就麻烦你自己拿出证据来说服别人。(很明显目前是不够证据说服科学界的呵呵)

(题外话:大乘佛教相信的龙宫藏大乘经的说法,不被史学家接纳,除了现实中找不到龙宫,除了龙宫可以是表达着印度的一个真正存在过的部落以外,还有一个很简单的解释:他妈的这与有实际证据支持的大乘发展宏观历史不吻合,明白吗?)

有些搞五教合一,大河蟹宗教,世界大同手拉手宗教等等的,就四处告诉别人其他宗教也是对的(像不像clean empty的口吻?),我们也要多多学习。也有的说,别的宗教的教主也是对的,也有证量,也是菩萨,圣人等等。

但是,他妈的不见得他把别的宗教的典籍当成自己宗教的经典一样,每天早晚念诵一轮?不见得他会依据别人宗教的教义去信受奉行?说别人是对的同时又认为别人也是外道,真的是最高境界的矛盾不二。会说出这种大河蟹全世界宗教合一的,有几个解释:

第一,官腔,为了讨好别的宗教信徒。

第二,虚伪,以为包山包海容纳别的教义会显得自己很崇高。

第三,行销,有种『天下武功出少林』的策略,企图包山包海来吸纳不同源流的信徒。

Listen up,宗教有共同点不出奇,尤其是对外行销的真善美部分,但是说到核心教义,就千差万别。就连阿拉伯罕一神教派,印度本土教派,中国本土教派,这些区域内部的各类宗教之间的教义都已经相去甚远,何况与区域外的宗教比较?


还有一种信徒,时常向人炫耀自己的宗教是智信,需要实证,所以很理性。但是你一举出反驳他信仰的证据,他突然从很有实证精神的护教者变成十分虔诚的百分百信徒,告诉你需要相信佛菩萨,神明,上天老母,上帝,阿拉,这些让你怀疑的证据,多数是业障或者上帝给你的考验。

如果是真的那么理性,那么讲究实证求真的精神,就算没有信仰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现实的证据已经足以让你去接纳这件事情是可行的。比如说,我不需要相信灯泡通电后会发亮,因为我已经看过通电后会发亮的灯泡,我在学校也做过类似的科学实验,我甚至在家里都有用上灯泡。

信徒会反驳『那么对你未知的东西你有哪里可以那么肯定?你未成为圣人之前不就要靠相信的话吗?』首先,没人说你不可以参考古人的话语。只是,参考的当儿你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东西:多参考各种说法,白痴!去听一听与这类说法相悖的讲法,看下它是不是真的合理。

另一种矛盾不二的,就是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他首先会举出奉行xx善行的人有xx善报,奉行yy恶行的人会有yy恶报。(之所以用xx和yy来代替,是因为个宗教的善恶标准都不一样,更加和社会常理不一样,所以让读者自定义)

然而,你举出奉行xx善行的人有yy恶报,奉行yy恶行的却有xx善报时,他就会说『时辰未到』,『恶果未熟』,『上帝自有分数』。我来问个问题:你如何知道?

你如何知道真的是因为『时辰未到』,『恶果未熟』,『上帝自有分数』,所以恶人有善报?你只是猜的,对吧?Just fucking admit that you were merely guessing it, 你不是全知的人,所以你只是凭着自己的信仰去揣测事情的可能性。如果不是,你有证据吗?


最后一点,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宗教是爱与和平的宗教,所以就刻意放大自己宗教的教义中有关爱与和平的大河蟹教义,然后到四周围好像达尔文发现下半生长着象鼻的新品种鸟类『哪!看到吗?我的宗教是religion of peace!哪哪哪!你看你看!我都跟你说的啦!』

Religion of peace my ass.

你举出他宗教的暴力经文一面时,他就辩称『那是时代背景的关系』,『那是比喻而已』。妈的,好像比喻两个字大过天,比喻就可以扭曲血腥的原文变成和蔼可亲的意思。假设经文写『......所以金保罗仙人用手把笑平实菩萨的头扭断,再把笑菩萨写的杂志扭成一团,迅速塞进他的喉咙内,再拍打一下,瞬间喉咙的杂志从笑菩萨的肛门突出.....』,可不可以说『那只是比喻,是在说着金保罗仙人如何彻头彻尾地惩罚仆街,不是在鼓吹暴力』?

我说一个难听的事实:一个自称 religion of peace 的宗教,是有明文记载要用残酷的手段去对付非信徒,这是那整个宗教的问题。别跟我说错的都是人,不是宗教。我上面的夸张形容,和真正的经文比较,根本算不了什么:

『the Messenger of Aah said: I have been commanded to fight against people till they testify that there is no god but Aah, that mad ham is the messenger of Aah』

-改自某某经典

有这种经句,加上这种信徒,世界会和平?我认为相信金正恩是伟大的领袖比较容易。

但是,不论一个人有什么办法去证明一个宗教多么荒谬,反智,不理性,幼稚,信徒都肯定有办法用他的矛和盾来为宣扬他的真理而做出许许多多的理由。

哇,此乃信徒真矛盾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