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ugust 2014

把话倒反听

小学生上课时老师教导『要相信人,要诚实』,上了中学又被灌输 36个 nilai moral,要求我们互相信赖,以诚待人。有些学生参加学会,前辈告诉他『要相信自己的同伴』。

结果,出到社会,才知道小学老师,中学道德教育,以及学会的前辈,都在 Bullshit。

现实中,用学校的道德教育来生活,肯定撞板。老师们只教信赖,却不教人生也有不可信赖的一部分。三国演义里,诸葛亮骂魏延『脑后生反骨』。其实,脑后生反骨倒不是坏事,毕竟现实中太多话,需要倒反来解读,才能还原真相。
 


最常见的例子,就是说到自己很清高的,每每就是贱人中的贱人。(请参考宗教界和商界人士)

我的前老板娘,常常对我们说她是读心理学的,所以知道共事时必须讲究『沟通』,要多和人『沟通』事业才能一帆风顺。现实呢?别的团体打电话来,她可以很不客气地向对方大呼小叫,对员工的指示反反复复,没说过的又硬拗有说过,还四处造谣生非,惹下很多仇家,有个记者还不点名地在报章骂他。原来,最不会沟通的,就是她自己。

那些年我在工厂做工时,有一位同事,很爱帮老板说话,说『老板好我们就好』,又说『朋友就是要我帮你,你帮我,帮来帮去的嘛!』。有次赶货,本来是我毛遂自荐要上货,后来他和老板商量后,认为目前时间紧凑,我的体质瘦弱,看死我做不快,就决定换人。结果,他还和我说『现在没得做不要紧,改天我挑战你去做!』。哈哈!义气大王,后来却改口『你上次上半辆脸都白完,你那里可以做?』。他先前看我一位同事好像要离职,就主动帮老板留住他,说若他金钱有问题可以开口,他可以帮忙。后来,那位同事真的缺钱,他却说没钱借。哈哈!义气大王的大炮好响!

有一位新兴宗教的修行人,被他的“导师”认证是“开悟者”,天天上FB,满口佛理,好像精通三藏十二部的口气。照道理看,不是应该很有修行吗?这位自称“祖师”的,是反藏传佛教内的男女双修教义,这倒无所谓。结果,和女网友辩论时,竟然这样反讽别人『你和你师父双修过吗?感觉如何?』

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大家都清楚这位“祖师”双修的意思时,还用这个字眼来暗示女网友和他的师父有性关系,已经构成性骚扰了。修行人咧!还自称“菩萨”咧!上FB就四处喷口水,突然又说别人是老鼠,又说别的网民对不起他,又说别人慧根低劣。满口佛语,还是佛口蛇心?

(那名女网友还是律师咧,但是她选择原谅他)

有一位博士级著名政治讲师,时常强调理性跟逻辑。后来呢?在FB和对手吵架后马上删人(这是FB辩论大忌,留下痛脚给人打)。然后时不时卖弄自己博士学位,他自己不认为有,但是就连我妈这个局外人都不爽时,就知道肯定出问题了。明明说要重体制多过重人,结果自己却有一大班愚民做粉丝,开口闭口『xx,马来西亚不能没了你!』,这是哪一类『理性跟逻辑』?

另一位NGO红人,常常举办各种活动,一下子又说要以百万签名关掉毒厂,一下子又说几月几号之前一定要让毒厂倒。然后呢?同样的论调听了N次,劳民伤财不止,还影响到反毒厂运动的士气。他最近的活动不久后,另一群同样反毒厂的NGO开记者会,告诉记者要毒厂关掉只有两种途径,一是停发执照,二是毒厂倒闭,摆明是暗示那位红人『大佬!好心啦!你那样搞一百轮,毒厂都不会关的!』

还有一些仆街狗官,说了种族主义的论调,被千夫所指时,还要说『我不是种族主义者,我有小明,木都,约翰尼等等不同种族的朋友......』,信一成都死得人多。

更讽刺的,就是现代青年,嘴上说自己很有主见,很有个人风格。那身打扮还不是一样人有我有?再听听他的想法,咦?不就是 gigacircle 的垃圾资讯或者 FB 民粹政治网的文宣吗?

(题外话:混市场越久,会发现『人无我有』是非非非非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出版业)
说到这里,各位读者自己说说看,这些不是反话是什么?

越要人家认为他是xxx的,反而会让我怀疑他根本不是xxx。有听过『有麝自然香』吗?

(注意,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绝对不可以取下半句『何必当风立』,因为你再怎么香也好,肯定也有人和你一样香,你不『当风立』,再怎么香都是假的)

一个有某样特点的人,是不会整天强调『我很厉害xxx』,因为这个特点早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习以为常了。很多时候,这种人是突然咬死人的『无声狗』。

比如说我去参加禅七,那些师奶尽谈些毫不相关的日常家事。可是,一起七,呵呵,一大半卧虎藏龙的师奶吓到我脚软。

我有个佛教会朋友是出了名的好人,你叫到他10次有9次会帮你,有时自己还主动开口要求帮忙。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我很乐于助人,很有爱心,很慈悲』等等。

真正有个人风格的,不会常常强调自己『很忠于自己』,『很爱自己』,『做回自己』,反因为他根本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大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他不需要证明自己很有个人风格,单单是他认为全世界都很不正常这一点,都足以让身边人知道他非池中物。

幽默的人,也不会以自我介绍就说『我很幽默』。我前阵子下南马做义工时,还用另一队义工也加入我们。当时,我没有主动向前介绍自己,只是顾着讲各种废话开我朋友玩笑而已,因为那就是我娱乐之一。呵呵,后来连另一队的笑弹高手都被队员说他逊色了。从那一次义工之旅后,我就被同伴封为教主。

(题外话:我的死党曾经这样形容我冷笑话的功力『别人笑话炸人,就是一阵风突然掠过脸,有点吃惊那样;他的笑话,是好像核爆后,你整个人飞起来,还要凌空握住树干,在空中喊『啊啊啊啊』)


今年年头,我被人骗上云顶听直销,遇到另一位上山纯粹为了消遣的中年人。他真的算是少见的怪人,懂很多冷门的知识,爱好也与众不同。在云顶的两天,从烹饪到露营,收集昆虫到动物医疗,他都和我分享了许多资讯。然而,他没有向我说过自己懂很多。

他妈的,反而往往一直向我吹嘘自己多么棒的(i.e 我前任老板娘),就是最糟糕的那位。


上面都是简单的例子,但是还有更容易判断的,就是政治人物的言论。不信?我举几个例子:

1.那鸡:我没杀蒙古鸡
2.马害帝:我忘记了
3.白毛:我没贪污
4.暗中来:风吹水炮进医院
5.菊花华:我们一家都是人
6.uncle lim:diana 是好人选
7.旺旺狗:kali 没犯错

死鬼朋友,Pastor Patrick 生前给我们个谜题:那鸡什么时候会说谎?

有猜『演讲的时候』,『大选的时候』,『承诺的时候』,『对华人发言的时候』,结果全都猜不中。

Pastor Patrick 冷冷道出『他动嘴唇的时候』,我们恍然大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