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ugust 2014

顽石点头,信徒出笼

这一篇,又是乌托邦讲古的时间。不过,不是讲自己的,而是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

他是品性和善的人,当年我和死党上他的物理和高级数学补习班,都不觉得沉闷,因为他时常用各种雷人的例子来教学,我们指中指亦指得不亦乐乎。可惜,后来他的高级数学班式微,这堂课收入不理想,即将面临关闭,剩下我们这般捣蛋学生做支持者。

他还是坚持开班,因为他不想抛下他一手带上的学生,后果当然是被老婆唠叨。当年,我们这些前面班的反对党,学校上课不可能专心,自然高级数学成绩不理想。当大考来临时,我们还要求这位好老师开恩,为我们做个最后冲刺。

他答应了,而且是一毛钱都不收。

而且,他偶尔还请我们吃好料的 rojak 和板面。有次我们去KL捧他临考冲刺讲座后,他顺便带我们去看戏,戏票他请。这样的好人,可遇不可求,何况他是我的老师?但是,他有样东西,或多或少,都对他不利,虽然他当时还是乐在其中。

忘了告诉各位,他也是介绍我进佛教的人。当年他看我对佛教有疑问后,就给了我几本结缘书。(但是,初期影响我的佛教人物不是他,以后再分享)

他是很虔诚的佛教徒,当年他专修净土,专念地藏经,也十分崇拜 Master Clean Empty。他早上起来时,驾车时,一有空时,就念地藏经,或听 Master Clean Empty 的开示。

他推崇 Clean Empty 的地步,到了认为这位法师之所以能够那么详细的分析菩萨阶位,应该是因为他是过来人,倒驾慈航回来度众生。(在《祖师传记如何骗了你》中,解释一名大师如何不明显吹捧自己,就能让人对他产生认为他很厉害的错觉)

他也因为 Clean Empty 的影响,变成把弟子规当成圣经一样崇拜。因此,他时常对我们讲弟子规的大道理,要孝顺,要父母听话,不要反抗父母等等这些我们都认为像洗脑多过智慧的道理。

问题是,现在资讯已经十分发达,自然我从网络比他听得更多各方的资讯, Clean Empty 的故事更少不了。除了佛教的观点,我还接触到了基督教护教士对佛教的批判,那时就是我第一次听见大乘非佛说。

当时的我很无助,有次和他一次吃饭时,我向这位良师益友分享了这个大乘非佛说。他的回复,实在是预料之中,因为多数佛教徒,听见别人质疑他们的信仰,都会说上这句话:

『现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大乘怎么不会是佛说?』,这和基督教『现代撒旦迷惑人间,教人诽谤圣经』有差别吗?辨析正邪,不是用理性去分析吗?几时变到用刻板印象来判断?

后来,我接触到了禅宗看话禅,我拿了小册子和DVD推荐给他,他只是道了句『哦,我专修净土』,婉拒了我。如果接触得大乘佛教多,有『菩萨精神』,救世情怀,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会唉声叹气地说声『可惜我连自己的老师救不了』,当时我没那么做,只认为他这样极端也是为他自己带来损失而已。

到后来我毕业后,慢慢粉碎先前的信仰,再投入更多时间进自己的兴趣,整个过程,完全自己一个人面对,再也没有人在旁听我诉苦。

去年505时,我在投票站外监督,巧遇这位老师。我们嘘寒问暖一番后,他突然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四念处身受心法,是怎么个说法了啊?』,当时的我有点吃惊他会这样问,但是还是给他回答了。

后来再也没有想过会遇到他了,毕竟他也是大忙人一个,时常进出吉隆坡教补习。

去年年尾,慧门禅师来马给讲座时,我又哄又骗地拉了一位朋友陪我去听演讲。讲座花上整三个小时,还好有中途休息,让我们喝茶小歇。外头摆着贩卖慧门著作的摊子,我走前去翻一翻,突然看见个熟悉的面孔。

『咦?好面善』,为了要厘清这恶熟悉的面孔是谁,我便跟上前去。一看之下,果然是她,便上前打个招呼。她是网络上认识的师姐,谈话中她告诉我她将上百丈山读佛学院课程,因为她也没多少家庭负担。招呼完毕后,我再回到书摊去。

一转身,我就看到这位前任补习老师。和他打招呼后,大家互相说些客套话,问问近况。和往日一样,他又热情地分享他个人的修行体验。『我已经停念《地藏经》了,改去念《金刚经》,我认为它比较符合佛陀的教法』,这是他告诉我的。

『我早就预料到你会来的,老师』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修行玩真的都会对四周的佛学讲座感兴趣』
『我买了慧门禅师的的《禅观有情世界》,听他刚刚介绍说这本书很好』
『咦?不是买《看话参禅法要》?』

演讲结束后,我和他道别一声,就打道回府。

感觉上他开始跳出囚笼了。

从前是死硬派《地藏经》信徒的他,今天反过来告诉我《金刚经》比较符合佛陀教法,这到底是谁影响了他呢?《妙云集》?慧律法师?空海法师?我也不知道。

从前认为『专修净土』就是只修念佛一门,拒绝禅宗的他,这一天亲自前来慧门的讲座,还买了他的书回家参究。

我曾经在漫画中读到一句『人要彻头彻尾改变,只需7个小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确实看到了顽石点头,只是在乎时间长短而已。

一位教导物理和高级数学的数理达人,理性竟然被 Clean Empty 盖掉,这是很讽刺的。然而,也许是他的理性思维私底下还运作,我才有机会看见他出笼的日子。好坏,善恶,是非,正邪,我不认为自己有办法下个结论。只是,能见证一个人的转化过程,身为旁观者的我,还真的能从观察中学到很多东西。

他让我省思,信徒要跳出信仰的囚笼,究竟是人算还是天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