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August 2014

佛陀问候你全家 - 中

上次写了《问候全家法 - 上》, 搞到我一位道家朋友诚惶诚恐,好在文中没有提到道家老子 ,省得他费唇舌反击的时间。这次,月溪法师可不是给面子的光头和尚哦。。。


咋看之下,哪里像和尚?简直是时尚。长发披肩,手挽七弦琴,这根本就破了比丘戒么! 月溪抄别人家前,自己却先得挨三十大板,犯戒弹琴的指头得用拶夹来严刑伺候一番。一夹之下,赫然发现,少了两支,早就拿去燃灯供佛了,罪过罪过。

话说月溪少时学习儒家思想,后来攻入佛家,老庄,濂洛关闽等学问,在上海震旦学院又涉猎西洋哲学。所以,月溪能问候各门各派的全家,是我看他有功夫底子才敢说的话也。

后来出家了,参过铁岩法师,学得参禅心要后,愤然苦参猛修,某夜闻风吹树叶声,豁然大悟,做偈曰:“本来无佛无众生,世界未曾见一人,究竟了解是这个,自性还是自己生”,自此天天好天,年年过年。

月溪法师本有多著作,后来毁于战火中,仅存九册文集。佛家对他褒贬参半,萧平实和南怀瑾就贬他。尤其是南老针对涅盘后来或不来与月溪争论得面红耳赤,月溪主张涅盘后不会再来,南老抨击他违背楞伽经教法,但月溪坚持他是依证量开口。

后来有人也炮轰月溪的《大乘绝对论》,九不搭八,胡说八道,学佛人都看不懂。其实,你只要参过禅,月溪讲的修行过程基本上是可以了解的,最多你骂他混淆概念,乱用名词,就不可以全盘抹杀月溪风光。其中大名鼎鼎的慧律法师就是月溪的支持者,在教理上说的与月溪相通,大扬顿教义理。
 

(若你觉得上文九不答八,离题甚远,认为我在帮月溪打广告,bingo)

言归正传,月溪究竟有何法宝,足以通杀东西方哲人?

说他吹牛皮口气大也罢,不想他竟可一口吞尽老庄,笛卡尔,僧璨,永嘉,孔孟。他老人家法义架构,不外乎用
金刚经四相“我人众生寿者”做矛圆觉经四病“止作任灭”做盾,加上独到的四乘分析“小,中,大,最上”,足以让他嘴炮打天下,其中以《大乘绝对论》死伤者最多。

所谓以四相做矛,就是以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来剖析未究竟的境界。


我相
我执,小乘断六根,小我进大我,宋儒之『我心宇宙』,庄子之『坐忘』,老子之『惚兮恍兮......其中有精』

人相

法执,生起后念『不认我』来断前念之『我』,庄子之『吾今丧我』

众生相

法执,『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是』,儒家之『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书经之『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寿者相
空执,思想停止,善恶抿除,空无所有,六祖谓『无记空』,二乘误以为涅磐,禅宗谓『无明窠臼』,道家谓『无极』

有什么奇哉?这些不就是定境么?还搞什么一套四相出来,一网打尽四面八方修行人,只要打坐的,屁股免不了吃月溪的鞭子。何以故?无极,真如,如来藏,涅磐,自性空,那么玄之又玄的形而上概念,信者认之为解脱,不信者贬之为定境。佛教对内对外上千年,不外乎在 nibbana or jhana 上打转,公说公理,婆说婆理。

然而,就是因为怎么说也说不清楚,就贪它界线模糊,才方便对外门开火,反正这些禅定境界你没经历过也听不懂呗?至今信徒还玩得不亦乐乎,这才叫奇哉奇哉。

(所谓以玄之又玄的废话对外开火,详见《抓住鸡毛充令箭的正觉会》

月溪之矛已显,盾呢?且慢,大乘之法,矛不异盾,盾不异矛,矛即是盾,盾即是矛。所以,矛盾只是方便说,重点还是在又矛又盾(即指攻守兼备)的圆觉经所说修行人四病,作止任灭。

作病
即转恶念为善念,有南华经『遣之又遣』脱胎的『以妄除妄』,出自老子『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演化而成的『由真起妄,返妄归真』,『不怕妄起,只怕觉迟』,『舍妄取真』,孔子『正心诚意』,宋儒『去人欲之欲,存天理之正』等等许多有关无关的例子,道儒二家纷纷躺着中枪(详文请见《月溪法师讲金刚经释要》

止病

思想止住不起,小乘之断六根,道家之『清净寡欲,绝圣弃智』

任病
思想起灭由他,『不断生死,不求涅磐』,『对境无心,一切无碍』,『只要无心于万物,不怕万物常围绕』,南华经之『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儒家之『乐天知命』,道家之『返自然,归婴儿』,永嘉之『恰恰用心时...恰恰用时无』

灭病
思想断尽,空空洞洞,如木石一般,中乘破一念无明,老子『惚兮恍兮,窈兮冥兮』,庄子『坐忘』,宋儒『我心宇宙』,加上印度六师外道

说来说去,月溪就是不肯用『着边』,或者『落入二元对立』那么简单的分法,非得搞个『四病』,『四相』来形容修行途中的沿途风光非本地风光。

这下好玩,本来修行都是『个人饮水,冷暖自知』,现在却被月溪说破了。未到彼岸者听后恒不知,那到无妨,就趁做狮子吼时,其他门派一律看成『四病』,『四相』,尽其所能问候全家,所谓弘扬正法时所需之『方便法门』是也。

四乘』又是什么东东?借着法华经中的羊鹿牛三车,再搭配声闻缘觉菩萨三乘,最后添上顿教的『最上乘』,美其名叫『四乘』。

小乘断六根,中乘断一念无明,大乘断无始无明,最上乘直示真如佛性』,疑着疑着,断六根和断一念无明,不都是禅那功夫吗?断无始无明和直示真如佛性,不就是禅宗开悟之因与果么?这样看来,月溪还不是在贬禅定,褒禅家么?

(月溪法师虽然搞了那么多鱼出来,然而他老人家还是有明确的修行方法供参考,譬如《月溪法师讲禅宗修法》,碍于这篇并非分享修行方法而搁下不谈)

唱完月溪的见地后,读者诸君是否开始摸到《问候全家法》的底呢?

佛陀 vs 月溪法师,时空差距2500年,两位问候外门全家各有千秋。宗教行销手段不怕旧,最重要能够包山包海,全家数尽。

这里告别那么yeah的月溪法师后,下一篇,《佛陀问候你全家》终结篇,乌托邦将把《问候全家法》和盘托出,势必让宗教信徒对宗教行销法大开眼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阅读 - 问候全家法系列:
《佛陀问候你全家 - 上》
《佛陀问候你全家 - 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