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ly 2014

藤子F不二雄的理想世界

 
多数人只知道藤子F不二雄,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更不用说用他真名称呼他。记住,他真名叫做藤本弘,Fujimoto Hiroshi


若从藤本老师的正版短篇作品来看,他的作品算是专门吸引爱胡思乱想,天马行空,对世界无数可能性有幻想的小孩而作的。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类似《火影忍者》里面三代火影用『土流壁』挡掉二代火影『水龙弹』那种“水来土掩”),问题来了就靠一样法宝简单地解决。 

(“水来土掩”示范图)

这种很典型的escapism,象征着现实中陷入困境而无能为力时候,对外援的渴望。现实中的祈祷,在漫画中变成法宝。好可惜,漫画中千次祈求千次应,现实中的祷告未必如是。法宝象征的逃避主义,反映出多数读者内心的渴望,希望能有个捷径解决问题,而不需要动脑筋面对让人苦恼的难题。哆啦A梦迄今依然有那么多大人粉丝,是不是代表着大人对捷径不实际的渴望还未熄灭? 

然而,比用法宝更大幅度地转移现实,多数只在大长篇/剧场版能看见,那就是彻底设定另一个世界来发展故事。这种设定影射着强烈的逃避主义,尤其是设计出一个与现实世界的缺点作出强烈对照的理想世界。 


那么多种世界当中,最为理想的应该是《惑星之谜》里面的动物星球与及《上链都市冒险记》里边的上链都市。两者的共同点就是高科技,高文明,注重环保,及爱好和平。在动物星球上警方除了麻醉子弹外,就没有其他武器,也谈不上拥有什么军备,显然的这星球是完全没有设想过战争的发生。上链都市同样也是毫无军备,结果两者同样都在被入侵时束手无策,这点我们就看得到这种极度和平主义的世界近乎不可能实现,幻想的世界终究只在想象中显得完美。

好讽刺,动物星球和上链都市的动物居民,竟然比人类还更爱护和平。 

藤本弘大长篇里面的科技,多数时间是与环保同步发展的。在动物星球上,陆路交通工具依赖地磁来运作故免于污染空气,以水,阳光和微生物制成的食物罐头,设有高效能的废水处理场以避免水源污染,重用太阳能电板以代替石油能源。那种高科技食物也见于《云之国》和《海底鬼岩城》,节省资源同时也减低碳排放量。《龙骑士》中的已经能研制出时光机的地底文明,也能看到地磁列车的踪影,主要是要避免污染空气。在上链都市里面,市议会十分注重空气素质,譬如说以仪器探测大气层的污染程度,以及让大型空气净化机在都市中投入运作。 


这些世界都已经能拥有节能,避免水源污染和空气污染的科技,可是对地球来说还是遥不可及,科技因素还是其次,政治因素才是主因。不知道何时各洲列强才肯真正推广替代能源,重视环境保育,关怀地球的未来?别告诉我哥本哈根,我不喜欢黑色幽默。 

藤本弘的理想世界中,也十分重视树木。动物星球和上链都市的居民都对敌方破坏树木感到愤怒。在《云之国》中云上都市的环境保育者在实施诺亚计划(以洪水毁灭人类文明,回到地球的自然状态)前还把树木给抽上去以保留品种,在云上都市也还能见到森林。同部作品中介绍了森林开发下的受害者,小人国居民因为亚马逊森林被开发而丧失家园。回到现实,每秒钟一个足球场面积的森林被开发,亚马逊不时传出发展商枪杀阻止他们开发森里的原住民,印尼种植业者焚烧树林依然能逍遥法外。 

动物保育工作同样在作品中显得重要。《龙骑士》中的地底龙骑士其中一样工作就是避免地下恐龙被猎杀恐龙的原住民杀害。《云之国》的云上都市,不止设有动物保育区,把濒临绝种的动物带到该区保护,还开庭审判一群猎人,让动物证人上庭指控让他们的罪状。《翼之勇者》中候鸟巡逻队协助地球上在迁移过程中迷路的候鸟顺利抵达目的地。好可惜,现实中濒临绝种动物,如犀牛,非洲象,鲸鱼等的数量只降不升。可怜的犀牛,就因为头上那根等同于指甲成分的犀角,累得它们被猎人盯上,猎杀后锯下犀角贩卖给药商,消费者就在安慰剂效应下以为犀角是降暑良药。

(《云之国 》中的云上都市动物保育区)

我们怪不得藤本老师爱空想出这种不切实际的理想世界。人类文明正在趋向自我毁灭的道路,正当我们的科技足以让世界每一个人都得温饱,教育,居所,医疗,这些资源却被政客和资本家齐齐垄断,意味着人类生活基本需要也被当成是贩卖品。这些兽性官商,逼人类在平等社会和丛林中选择了后者,正当我们可以选择更好的社会。为了愚蠢的信仰,一些人把家园变成焦土亦乐在其中;为了钢铁森林,我们舍弃了孕育出人类祖先的自然森林;为了经济利益,有多少环境保育,政策改革,替代能源计划被耽搁,拒于门外?有这种那么荒谬的现实,怪不得有人爱幻想理想世界。 

藤本弘作品里面的角色,可不止是幻想,还付诸行动。在《铁人兵团》中,新智能机器人的发明家就是厌倦了战争而设计出新型机器人。《惑星之谜》中动物星球的祖先,就是来自邻座星球的科学家,也是厌倦了腐败的文明而把动物迁移到目前的动物星球,创造新的文明。《翼之勇者》中的鸟托邦创造人,鸟野守博士也因同样理由以时光机回到过去,误打误撞之下在平行世界创造了鸟托邦。甚至在《云之国》的云上都市创世神话中也提及他们的祖先厌倦了地上的战争,蒙神恩惠被带到天上世界再建立新的文明。

(《云之国》创世神话)

不说那么伟大的理想,只说逃离尘世,就有数之不尽的例子。《日本诞生》中由大雄提议返回尚未有人类文明的古日本好好休息;《铁人兵团》中藤本老师把众人在另一个无人的镜中世界中自由自在,无拘束地玩乐的心境,稍微提一提就已经表达无遗;还有《白金迷宫》中那个远离尘嚣的白金岛,《海底鬼岩城》在无人的海底露营,《宇宙开拓史》中大雄向往原离自己生活的另一个星球上过日子,《云之国》中大雄也是沉溺于离开地面数千公尺的云之国上享乐。 

为什么大雄那么向往另一个世界呢?因为在一些世界中,他能做到现实中做不到或不能做的事情,如《梦幻三剑士》里大雄在梦想世界是一位武艺高强的正义剑士,在《平行西游记》中大雄拥有孙悟空的神奇力量;在《日本诞生》,《龙骑士》,《铁人兵团》的无人世界里,大家都能自由使用空间,无有他人拘束,无有法律,尽情睡午觉,吃点心,唱歌,做些让自己开心的事。 

所以,当现实社会是那么讨人厌的时候,大雄等人自然会想出要远离目前困境,逃到一个极乐世界无穷无尽地享乐去,这正好也是大家的梦想。然而,藤本老师不是一昧地认为先进科技就是带来快乐的关键,他同时也认为纯朴的生活也是快乐。虽然科技开拓了无数可能性,达成了人类的愿望,然而藤本老师作品中依然有以高科技的反乌托邦来做反面教材。 

首先是《惑星之谜》中动物星球旁的星球,过去的人类曾活在高度文明的社会中,结果一切都被核战争毁了。《白金迷宫》中的高文明星球上的人类,就因为过度依赖机器人,变得越来越懒散,甚至双脚因使用步行机代步,缺乏运动而开始退化,最后被拥有人造智能的发明家机器人叛变而建立机器人社会以取代人类社会。《铁人兵团》的机器人星球亦如此,发明智能机器人的人类最终被机器人取代后消灭。


(《惑星之谜》中的dystopia)

藤本弘要求的幸福应该是很简单的快乐,睡午觉,吃点心,做自己爱做的事情,不需为后代存亡而烦恼,他作品集都充满着这点。哪怕是原始人的生活,在《云之国》里面的云上都市官员说的『人类祖先不都这么活着吗?』。就是那么简单的题材,『远离烦恼,追求快乐』,勾住了许许多多小孩,大小孩的心,永不厌倦地翻阅哆啦A梦漫画,又好笑又羡慕,恨不得自己也能逃离烦人的世界,遁入无忧无虑的乐土中。 

他逝世后,工作室的首数部作品尚存他的风韵,后来再翻拍的,或是无厘头冒险故事,左看右看都像是专为小孩市场而设,大人看了眼睛出血。新作品完全丧失了老少皆宜,科幻悬疑,追求美好世界的味道。若藤本弘的哆啦A梦剧场版是有点营养的寿司餐,新版哆啦A梦剧场版充其量是吃爽的海带零食。 

我最爱的《惑星之谜》,里面有一首武田铁矢唱的《直达天上》,听到chorus『流れる涙は,人間だから,弱いあなたは,人間らしい』,再看回藤本老师的理想世界,感叹现实世界离理想世界越来越远,剩下的只有经典的造梦作品和神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阅读:《岸本齐史的二元主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