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ly 2014

略谈 Militant Atheist - Richard Dawkins

(最下面的那位就是Richard Dawkins)

Richard Dawkins 算是世界当红的无神论代表。他本身是一名生物学家,由于他极力捍卫及推广演化论,被外界称为“Darwin’s Rottweiler”(达尔文的洛威勒犬)。他拥有数本著作,如《The Selfish Gene 》,《The God Delusion》等,也时常上节目讨论无神论和宗教的利害关系,包括上Ted Talk 给的《Militant Atheism》演讲,自此成为无神论界反宗教者的Icon

(题外话:《The Selfish Gene》标题虽然具争议性,里面的以基因开展的演化论讲法十分不错)

然而,就宣传策略和辩论技巧来看Richard,其实他算是很普通而已。我先先看到他在节目中“猛咁锄”(粤语,猛打)那些信徒,然后又批评把宗教渗入政府资助学校的科学教育中,再抨击在孩提时期就灌输宗教信仰的行为,看得十分过瘾。但是,当我觉察到看着影片时的情绪变化时,我突然警觉起来,并迅速抽离自己。


(题外话:什么事情都好,过程中觉察到情绪变化就要开始小心)

Richard 的策略,就是要无神论者积极反对宗教的势力,阻止信仰的病毒继续在社会中扩散,宣扬以理性判断事物,依证据发言,思考而非信仰等理想。这个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妥,建立起科学体系的就是逻辑思考,倘若有人向我说信仰比思考重要,他最好不要是佛教徒,不然的话我会拿nikaya来丢他。

Richard 可能没有想过,多数的人类就是那么该死地愚昧。你在这儿帮他接触了宗教的束缚,把他接到无神论的地盘,他又把无神论当金当宝,然后顺便把信徒时期所染上的恶习带过来。你去看看一些短片,或者是无神论论坛的留言,你不难发觉有一些情绪化,cheap,没品,谩骂,人云亦云,以权威当令箭的留言。

(题外话:这让我想起大马的肥仔超人丘光耀,他四处演讲,开班授课的用意,本来是要消除愚昧,除魅,鼓励逆向思维,独立思考等等。没想到他的多数粉丝就是那么没药医,永远就是要一些依靠,偶像,领袖来崇拜。那边才叫你要相信体系多于个人,这边就:『耶!超人好棒!永远支持你!』,『大马不能没了超人!』,除魅行动徒劳无功。肥仔算不算好心做坏事?)

Richard 啊,你成功让他们脱离宗教,但是他们却又把无神论当成另一个信仰,从中产生《佛教为什么不喜欢Hontoni所提到的信徒四种情绪,然后又去找宗教信徒来开战。你质疑他们信仰无神论,他们就只管把权威的话语搬出来:『无神论没有统一的理论,也没有一个体系,所以永远不会成为信仰』,这让我想起阿姜查的比喻:『拳手受伤了,你治疗他,他痊愈以后又马上去打拳』

Hontoni时间:嘴巴上说不是信仰,是不是代表心理上不是信仰?信仰究竟是形式上自我情绪反应,还是根本心理运作程序?我以“信徒四种情绪”来判断)

把宗教看成是非理性行为的根源,是不对的。真正要搞定的,是人类情绪化的脑袋(难听点,犯贱的人性)。否则的话,你一边医好他的笨,他另一边又变成蠢。但是,相信我,要让多数人类成熟,独立,理性,还难过让中东国家停战。

说到 Richard 主持的节目,如果是无神论 beginner 会十分喜欢,老鸟的话就宁愿多花时间阅读科学性资料。他在节目中找许多弱对手来单挑,惹上柿子专挑嫩的吃的嫌疑。他和 Alister Mcgrath 的辩论片段,也没有放上节目中,结果被对手抓到痛脚,被人嘲讽一番后才放上网让人观赏。



 (延伸阅读:Alister Mcgrath 有写过《The Dawkins Delusion》来反击《The God Delusion》,我在等着另一位无神论者写《Dawkins Delusion?》来反击,到时预料出版社会趁机三合一来卖,发啊!)

辩论方面,哈哈哈哈,他因此被许多无神论者痛骂『丢尽无神论者的脸』。就不说他和 Alister 的辩论,先说一说他在《Al-Basheer》电台和一名信仰伊斯兰教的记者辩论,看样子都知道一直失去主控权,被对手气势压制不止,连对手谎称『伊斯兰没有教导七天造世的事迹』都瞒得过他,我坐在椅子上都 facepalm 连连。

他的《Militant Atheism》,看到我要睡觉,大佬,20多分钟,你看稿都算了,吸引不到人去看的就真的有点《在马来餐馆点肉骨茶=没料到》。看书永远都比看影片轻松,如果你要人家看你的影片,就一定要有办法吸引人去看才好,不然观众很容易感到沉闷。

Richard 最好笑的事情,就是他拒绝和基督护教者 William Craig 辩论,被人讽刺后所给的回应。本来科学界就十分反对他和神学家辩论,一来他们对科学一窍不通,跟他们讲简直“晒气”。再来,狮子和小猫辩论,就算小猫输了也赢得名气,小猫赢了更是小刀锯大树,一炮而红,所以 Richard 不应该成为宗教界的宣传媒介。

后来 William Craig 就放话,Richard怯场不要紧,我们到时就放一张空椅子等他就行了。被人取笑的Richard婆妈地写了一篇文章回应,内容大概是『我不和支持上帝大屠杀的人辩论,也不认为他所谓的哲学家称号是真的,我那么多哲学家朋友中,都没有人认识他』。Richard啊,你那么无力的回复,这是加深了人家认为你怯场的印象。换成是我会怎么做?

我会特地在剑桥大学生科学系举办活动,然后开新闻发布会,在叫一名自己人混进去采访我,让他提问『请问博士,你为什么拒绝和William Craig 辩论?』。

我回答William Craig?谁来的?』,自己人继续说『那位说你怯场,所以要在辩论当天放空椅子来等你的神学家』。

我就回答『哦,真的?真感谢他那么优待我。真可惜,剑桥科学活动不能随随便便让闲人参与,因为里面真的需要专业操作才行,更不用说放空椅子了,这个我真的不能礼尚往来了,请帮我向他说声抱歉』

然后自己人继续问『博士你是在嘲笑他没有学术资格参与吗?』我微缩双眼,稍微扬起一边嘴唇,回答『不,我只是在说剑桥不是那么随便的地方』。

第二天报纸或网络新闻的标题就会写DawkinsWilliam Who?》,《No chair for youWilliam》,《Cambridge ain't not playground 等,William Craig 自以为幽默的,随时都被人反过来讥笑他不自量力。如果当时 Richard 不那么斯文,敢敢反击,就不会那么落魄。

最近和我交流的无神论网友说『没有人能代表无神论,包括超自恋的 Richard Dawkins』(我自己加上“超自恋”)。这样说来,无神论更像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然而,也不好把这位那么精彩的 Richard 给忘了,他那么积极宣传无神论,写了那么多书,上了那么多节目,和神学家辩论了那么多回合,加上他对科学界的贡献,这只 Rottweiler无功也有劳吧?

我个人认为,Richard 最大的功劳,就是成为迷信与科学之间的一艘船,你到了科学的彼岸,就算不在把 Richard 放在眼里,偶尔在朋友面前笑一笑他,帮他宣传一下,不会死吧?

(希望 Richard Dawkins 能早日请我喝 shandy,报答我帮他打广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