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ly 2014

从文字看证量?come on!

除了『落入离念灵知』那句之外,正觉会最喜欢从语言文字上评论一个人的证量。有一些更相信一问一答的方法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程度。这点,在现实中是匪夷所思的。

我怀疑他们看太多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里面输了就砍头的那种辩论大会;或者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和司马懿针锋相对的辩论,甚至是原始佛典中佛陀和外道一问一答的对话,就认为单从对话就知道一个人有没有开悟。


首先,你辩论赢了一个人,不代表你就是真理,这也可以是那个对手的知识不足,所以输了给你。记住,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接下来,语言文字,也可以是冒充的。譬如说一个人读了佛经一段日子,说话方式就会越来越“佛经”。假设我短期内读完了正觉会的书,对他们的观念和想法十分熟悉后,要我向他们一样说话和写文章,也不会成问题。(这不叫开悟,而叫“入魔”,欲知详情请点阅《魔鬼的换位思考》  

如果说得头头是道就是真开悟,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被他人的甜言蜜语蒙骗,以为他真的了解自己,最后才悔不当初。认为一个人开悟了,也可以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他的言谈举止和你想象中的开悟者的特征一致。 

若你相信拥有A,B,C,D标准就是开悟,那么一个人只要在你面前给你看A,B,C,D,你肯定马上认为他是悟者。然而,你忘了世界上有三种人:演员,骗子,自我感觉良好的笨蛋。 

古代中国佛教界就是有太多书生,读了佛经后,就学起佛经的偈语,与人对辩时就东捻一句,西捻一句,这就是葛藤禅,口头禅,口鼓子禅的由来。当年还传出大慧宗杲烧掉碧严录,象征性地反对葛藤禅。所以,古代中国人早就知道不能从语言文字来看一个人的程度。


禅宗要勘验行者的程度,是通过对机锋的方法,出其不意的抛出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要行者不动心意识的情况下给反应。正觉会封杀的月溪法师,都没有只从语言文字来看人,当年他收到一封信,有一位行者向他透露自己的情况,他说从文字上看不出实情,要他亲自前来一趟。 

看清楚,根据禅宗家风,对机锋是完全不可以动用心意识的,是要跳脱想蕴的习气,以第一反应来回答。真正禅宗棒喝对机锋,你是不可能有机会动脑筋的。有个例子,一名禅合子步行途中,突然被禅师逼拶『从哪里来?!』,他早就吓到无法思考而吐出一句『美国来』,禅师见他不对机锋,就放他走。 

还有,有没有动脑筋,一个禅师是可以通过观察肢体语言和脸部表情(眼珠)得知的, 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正觉会自称开悟的七八地菩萨,你们就翻回自己写下的记录,看看当时有没有动用心意识。 

没记错有个黄龙禅师开出黄龙三关,要行者回答才算过关。然而,当时有修行的都不会理黄龙禅师。(题外话:我看过慧门泡咖啡逼拶的短片,有一个师姐被逼拶时,睬慧门都傻,拿了咖啡就走)  

不要说佛教,单单说现实世界的现象就知道,不可以凭一个人说的话就断定他的实力。例如说,现代的大学生经商理论固然懂,你试下马上把微软公司交给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Bill Gate 可能马上跳楼。不信?你去问问一个刚毕业的商科学生这个问题:

『有一个读过商科的富家子,他公司需要赶货,但是供应商只能照期载货,不能提早载原料过去,正好他父亲不在,他就自己前往供应商处,自行运载原料,以便能尽快赶完制作,如期完工,就不会毁约。后来他父亲得知后,淋了他一身狗血,为什么?』(源自《冷血救世》)

以大学生,或者传销界迷信的理论,越积极,越主动,就能越快成功,所以富家子的主动行为并没错。然而,上面那位富家子这种牺牲,是开了不好的先例给供应商,已经失去了以后的主控权。(想象下以后又要赶货,或者供应商突然说无法及时送货来,你认为富家子会不会继续
“自我牺牲”前往载货?)

会理论,写得头头是道,说得天花乱坠,不代表他真的懂,更不代表他已经做得到。

我有拿过正觉会修证报告给一位方丈阅读,他只说:『单凭文字无法知道』,哈哈,方丈对正觉会那么客气,可是正觉会马上又要说人家是落入离念灵知的俗僧,只要不认证他们的一律是妖魔鬼怪,这招英文叫demonization。

我见过一大堆修看话禅修到很厉害的师奶,她们不见得精通法义,但是却可以以她们自己的词汇(in own words)说出她们的心得。可能你说他们“通宗不通教,开口野人笑“,问题是,佛教本来就是以修证为主。

(题外话:我见过一位高手师奶,解七后一上巴士马上变回三八婆,她活得真快乐,哈哈)

师奶们受得起野人笑,但是野人却可能永远不明白,不说如来藏,第八识,什么鬼密意的师奶们为什么会那么快乐。

可能,快乐早就不重要了,最重要是以法义辩赢对手,证明自己是真理,证明有如来藏第一因,证明阿含经有密意,证明中观是如来藏等等,证明自己比他人厉害,才叫做修行。

但是,这种那么不快乐的修行,我看到马上四川范老师上身变成“乌跑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