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uly 2014

抓住鸡毛充令箭的正觉会

十个菩萨九个出游的正觉会用来证明其他教派并不是真理的台词,来来去去,最常见就是这句:『落入离念灵知』。


萧派对『离念灵知』的理解:『前後念中間短暫一剎那間之覺知心』。首先,这个就是永嘉玄觉所谓的初心处,我看萧平实在文中没写,就免费帮他补习一下:

『前不接灭,后不引起,前后断续,中间自孤』


若再和二禅的特征比较一下: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寻伺vitakka vicara 英语定义成 applied and sustained thought,阿毗达摩解释为:vitakka 把心安置在所缘上,vicara 继续专注在所缘上。简单说,就是口语和内心对话的元素。

比较之下,若内心对话消失,粗糙的能所观念得以暂时平息。我假设初心处中的『前后』就是指『寻伺』,『中间自孤』就是『念灭处』。

所以,萧平实批评他派『落入离念灵知』,意思就是『误把禅那,定境,念灭处,中间自孤,初心处当成绝对的佛性』。

他引述了元音老人的话语:『就在这一念不生时,那了了分明的灵知是什么?不是你本来面目又是什么,过后骂元音老人把意识心当成本来面目。

这让我想起六祖坛经的争议。坛经里面那句『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最后那句“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究竟要标点问号,还是感叹号,迄今依然没有结论。

主张标上感叹号的,就是认为过去禅宗係直指人心之法,所以趁不思善不思恶的当下就指出心性。然而,主张标上问号者,则是站在看话参禅起疑情的角度,认为不思善不思恶的当下,就是初心处,正是起疑情,放身命处。

(题外话:这句话绝迹于最古老的敦煌本坛经,只见于流通本)

其实修默照禅的,或是止观的,到了初心处,会把中间自孤的境界当成无念也不罕见。根据慧门禅师的说法,这当中还隔着一层毛玻璃,模模糊糊,与到家还差得远。因此,萧平实说有人误把『离念灵知』当成佛性,事实上并不出奇。

但是,他的弟子四处拿着这句话当成令箭,大呼大叫,忙着把别人的禅法与心法,统统纳入『离念灵知』,这种判断事实上有多可靠?

从宗教心理学角度看,这是谋求卓越感的虚荣心在作祟,毕竟人性就是那么犯贱,自己认为自己厉害还不够,要顺道把别人贬低,成为宇宙第一才善罢甘休。不信?看看马来西亚的朱古力肤色民族,自己族群有了特权还不够,要灭掉华教,打压其他宗教,抹杀他族建国贡献或在土地上的历史,觉得自己在当权,心里才感到舒服。

从现实禅定学角度来看,要知道别人是不是『离念灵知』哪有那么简单?就好象我刚才举的例子,六祖坛经的『那个!』还是『哪个?』,一句话从两个角度看都对,要从话上去判断一个人的程度,根本就是天真的想法。

说回元音老人的 case,就因为他说了『了了分明的灵知』,所以正觉会就说他误把离念灵知当成本来面目。问题是,这只是元音老人的一句话,他从1958年开始传法,寿终于2000年,他42年来总共说了多少句话?你又听过多少句?

算我矫枉过正,我就只说他的作品集,那么多当书中,正觉会有和其他作品比较吗?为什么要比较?因为每一句话都是站在一个立场而说,假设元音老人这里说了了分明的灵知,另一本却说“空诸所有的究竟空就是本来面目”,是不是表示正觉会只懂断章取义骂人?

当年有个在家人问阿姜查:『请问你是阿姜查吗?』『是!我是阿姜查』

后来另一个人问同样问题,阿姜查看他较有领会能力,就回答:『没有阿姜查』

你可以说那一句是对,那一句是错吗?这根本就是角度问题。


正觉会最天真,最可笑,最无知的错误,就是认为单从语言文字就可以知道一个人的修行程度。我就遇过一个正觉会里自称祖师的老人,在我分享了慧门禅师现场逼拶教人起疑情的短片后,就问我:『你知道慧门禅师有开悟吗?』。请问各位,这种陷阱能回答吗?他摆明就是要说慧门禅师又是另一个『落入离念灵知的俗僧』,问题是,你才看一个短片,就那么快下定论?

这也是正觉会信徒的迷思,认为读了一个资料,就了解了整个课题,譬如说对原始佛教,佛教历史,密宗,甚至对其他教派的思想也如此,以为读了萧平实的书就了解了整个课题。慧门禅师的书就不说,单单说他从40岁修习南北藏传禅法到今天70多岁,算他30年的履历,都不曾自称祖师;你一个连入定都有问题还敢自称祖师的老人,会不会太不自量力了一点

还有,写书,分享见解,演讲,最避忌就是资料来源太有限。就是说见地的范围狭隘,对课题的了解只从一个来源获取。想象下你读着一本学术性的书籍,你读完后翻去后面,看到作者的资料参考竟然只有一样,还要是自己另一个作品,这种书你敢看吗?萧平实的书如此,他的徒弟的见地亦如此狭隘。

若从精神哲学的角度看,一个个体永远无法知道另一个个体的感质(qualia = person-specific and incommunicable)。所以,正觉会信徒那么容易就说别人『落入离念灵知』,一就是猜测,二就是鹦鹉学舌。坦白说,正觉会有多少个弟子能做到『离念灵知』?一群不禅修的信徒,为了安抚自己禅修不力的缺点,就硬硬把其他禅修者说成『落入离念灵知』,一就是心理上感到舒服,二就是为自己不禅修找个开脱的借口

就算只是离念灵知,初心处,开悟的机会都会比只懂玩弄文字,葛藤禅,口鼓子禅的正觉会高出十倍

鸡毛令箭狗最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