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uly 2014

曾银湖的变态因果观

曾银湖(又称slake/silver lake,希尔伯列克)的书,对大乘佛教徒来说是很可怕的。我当年对大乘佛教还有信仰时,在旅行途中偶然碰到他那本《走出弥陀的光环》。读了以后,整个旅途失魂落魄。

他算是台湾早期离开大乘佛教,弘扬原始佛教的拓荒者。他写的书内容和见地也蛮不错,尤其是《走出弥陀的光环》,里面分析弥陀净土信仰的起源,我还没完全证实他的说法,但是认同他相当有见地。他也十分注重禅修,我有读过他在网上分享的测量禅修开发程度的文章,他接触原始佛教后也积极于禅修。

但是,曾银湖认为,阿育王和梁武帝当年就是因为干涉了佛教的运作,才遭到恶报(梁武帝谕令全国僧人必须素食,阿育王弘扬善法却不弘扬佛教圣谛,双双被禁锢后饿死)。

这个说法,好像有点可怕,更像是马后炮。


首先,他是以他们的结果来评论他们的行为。假设阿育王和梁武帝都得善终,是不是代表梁武帝和阿育王干涉佛教所以有善报?还有,历史上难道找不出干预佛教而得善终的皇帝吗?或者历史上灭佛教的君主得善终,又代表什么?

若以不得善终来说是恶报现前,很多大修行人就会中招。

首先是目犍连,他是被外道乱棒打死,是不是代表进佛教修行就会遭恶报?

然后到佛陀,食物中毒而死,是不是代表抛弃婆罗门教会遭恶报?是不是代表佛陀说的是邪法?

还有近代的阿姜查,人生最后十年瘫痪在床上,不能说话,是不是代表阿姜查是邪师,所以遭到恶报?

阿育王和梁武帝的惨死,和他们干预佛教运作看不出有什么关系,但是肯定和政治因素有关,为什么曾银湖就不这样看待呢?

这种难道就是原始佛教徒的因果观?我看更像是选择性偏颇的马后炮。我并不阻止佛教徒去相信因果业报,但是,为什么这种本来用于止恶扬善的思想,最后却变成用来抬高自己想法,打压他派观点的武器?

以曾银湖的逻辑,他最好能善终,不然他所弘扬的理念,就被后世归类为邪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