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August 2014

佛教徒恐惧的真相

在我写了《吃素吃到脑生草》后,有些佛教徒开始反弹,爆粗骂我不应该吃饱饭没事做,批评持素的人,而且吃肉持素都一样可以,不应该互相批评。




另外有一位佛教徒就“善意提醒”,要我公平各传三乘经典,接纳别的部派的说法,免得“误解佛意”(摆明讲我误解佛意


我那篇文章内完全没有提到反对素食,我自己就有过持素的习惯。然而,我不会因为自己持素,而认为吃肉是十恶不赦,断慈悲种(许多大乘佛教徒最相信的呵呵),因为我能理解多数人一出生就跟着大环境走,所以有吃肉饮食习惯是十分正常(从演化论看,人类更是必然吃肉的)。

吃肉断慈悲种?这句话简直是在侮辱许许多多从事慈善业又吃肉的人。

有样东西叫言论自由,谁不认同我写的东西,随时可以写篇文章来反驳,我有空就回复。只懂一昧乱骂,只懂跟感觉跑,这种行为让我想到一种病。

有没有试过看了我的文章以后,先是藐视和耻笑我,然后感觉很不舒服,再写上一大堆文字来反驳我,但还是无法满足,也无法逃离那种闷闷的感觉,内心又认定我写的是错的,认定我是邪魔外道,恨不得我马上闭嘴,删除文章,停止讨论让你不舒服的内容?这种就是典型的真相恐惧症,我写的东西动摇到他的信仰,他才会因为无法逃离那种不适感而讨厌我。

佛陀从来没说过『各修各的,不要互相批评』这种话,他一向来都是公开抨击婆罗门教和其他派系的沙门(佛教称之六师外道)。在僧团中,各比丘也是有话直说,不会因为同门所以『不要互相批评』。不说佛陀,说说整个佛教历史上,都充满着各派系间的互相批判,禅宗和净土有,密教之间也有(空有之争)。


在佛教徒的角度看来,批判别的思想叫做『破邪显正』。在文化竞争角度看,那个是市场定位的一部分,若不把自己定位好来,认为什么教法都是好的所以不可批评,这种行为好听叫开明,难听叫没立场。原始佛教从来没教这种大一统河蟹思想,只有专搞大爱世界,需要讨好社会的宗教家才会这么做(i.e master nebula, master clean empty, 一贯道,教宗等等时常抛头露面的著名宗教界人士)。

我不是宗教家或教主,不需要讨好任何信徒,我只需把我知道的说出来,不需要假中立说『吃肉吃素都是佛陀教导,只是各种角度看待不同而已』,
fucking hell no,要我说出这种话,就是要我违背学术良知


话说回来,信徒这样骂我,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要我停止写这类他不喜欢的文章,进行资讯封锁。看样子有朝一日这些恐惧真相的佛教徒当权后,也可能学欧洲黑暗时期的教会动武封杀自己不喜的资讯。(别以为佛教在竞争中不曾使用手段打压对手,锡兰的大寺派对垒无畏山派,藏传佛教的各派系,还有汉传南北宗,都有用上手段,其中南宗神秀的手段让胡适评他为六祖的宣传大使)

我那篇《吃素》文,惹得信徒那么大反应,因为它揭露了3个信徒恐惧的真相:
  1. 历史上的佛陀有吃肉
     
  2. 原始佛戒没有禁止吃肉(知道真相后无法再借佛陀之名来鼓励素食)
     
  3. 人不可能尽善,佛陀也不是万能的(尤其是这一点)
我再提醒,吃肉的确是杀生来获取食物,但吃素的也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没杀生很清静。持素的知道培植菇类所用到的木屑,是需要伐木来获取吗?种植蔬菜的过程没杀生?

问题不在持素,而是持素后以为自己很清净,然后藐视吃肉的(这种情绪,就是《佛教为什么不喜欢hontoni?》里面提到的『信徒四种情绪』之一),在我看来这更像是消费别人来荣耀自己的行为。


汉传佛教徒以『吃肉持素一样可以修行』来反驳我的,请先搞清楚,这个本来就是原始佛教的立场,现在是汉传佛教鼓励僧团信众『只可以吃素』,而不是原始佛教搞出来的问题。

要我公平看待各传经典的,事实上是暗示鼓励持素的大乘经典也是出自佛陀。excuse me?说到公平,有多少大乘佛教徒遵守1950年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的共识,或者印度佛教史实,停止使用『小乘』的字眼,还南传佛教一个正名?(这点近乎不可能,因为大乘佛教的成立,本来就是要有个比它低层次的系统做对比,才能名正言顺自称『大』乘

我开部落格至今,向来对佛教的立场很清楚:
  1. 我不是佛教徒,更不认为真理只在佛教中。
  2. 我坚守宏观历史佛教观(由19世纪中展开至今天近150年的佛教历史考察,许多大共识都未曾改变,其中大乘佛教係后期兴起这点包括在内),疑点只存在于细节上。
  3. 是不是佛陀所说,和这个法是不是真理,没有直接关系(佛陀说的不一定就是真理,其他人说的不一定就不是真理)。
 
我这种立场,是多数佛教徒完全不敢想象的(认为大乘非佛说却学禅宗?),还有些正觉会白痴认为我不是佛教徒就不应该讨论佛教(又一个企图封锁资讯的真相恐惧症病人)。

各位有没有想过这点?我这个认为大乘非佛说的同时却学习南北藏传禅法的邪魔外道,和那些认为南北藏传都是佛说,却只肯学习『
大乘法 』,认为南传是小乘法的汉传佛教徒比较起来,谁才是心胸狭隘

《吃素》文最令信徒咬牙切齿的,就是上面的第三点,我把一般佛教徒相信的佛陀和真理的必然关系切断了。他们本来认为因为佛陀教导持素,所以是对的。同时又继续推广持素的好处。但是,我说持素不是佛陀的教导后,他们的反应好象是非要佛陀教导持素不可,为什么?

我怀疑这班家伙根本就不是为了持素的好处而持素,而是基于它被认为是佛陀教的才持素。若他们真心为了环保,健康,和动物的生命而持素,根本就不会因为我说『佛陀没教导持素』而动摇,这算不算『对人不对事,依人不依法』?

这样看来,说持素有N个好处原来只是包装,最重要是它必须是佛陀说的才可以?

真讽刺,自称宣扬真理的佛教,竟然会害怕历史真相。当年还有位净土宗的名人焚烧印顺的书。若这句『我虽然不认同你说的,但誓死捍卫你的发言权』叫良心,那么不认同就只顾烧书加辱骂的,点那一颗心?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