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ly 2014

吃素吃到脑生草

有多少人认为持素是佛教修行的必要?在汉传佛教的角度看无可厚非,持素早就在梁武帝时融入汉传佛教文化。然而,有大乘佛教徒说佛陀当年也支持持素,允许三净肉只是方便说,甚至三净肉也只是佛陀的神通变化,就是吹牛皮吹过火了。 
 

这群信徒接受不到佛陀吃肉,更接受不到大乘佛经是后期兴起的思想,原因很简单,他们认为只有历史上佛陀说的才是真理,其余的统统不能依靠。这样说来,是否在说明这些信徒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出于真心或者思考,而只是注重是否是教主说的?这和信仰至上的一神教有什么差别?相对论不是佛陀说的,大乘佛教徒是否应该拒绝相对论? 

若你真的知道大乘法是真理,就根本不会被它是不是佛陀说而影响。修行,本来就是应该注重真理多过老师。 

明明目前所有原始佛典都作证,整部律藏都充满着佛陀接受肉食供养的事实,到了汉传佛教,就被扭曲成『方便说』,持素反而变成正版货。 

看回原始佛典和根本佛教的历史,不难明白为什么佛制没有禁止肉食。根据佛教戒律,比丘是应该要容易供养,所以托钵时不能对善信做出要求,所谓beggars can’t be chooser (比丘和乞士同义)。翻看整部尼柯耶,佛陀一直叮嘱食物只是用来维持色身以继续修行,但从来没提到持素是修行的一部分。 

历史记载原始佛教僧团中公开要求佛陀改制,禁止荤食的只有一人,就是叛徒提婆达多。然而,经典明文记载佛陀当时不答应提婆达多的要求,更加没有任何鼓励素食的表示。如果佛陀真的鼓励持素,是不会反对提婆达多的主张,应该相反地赞扬提婆达多的主张是『菩萨行』。 

尼柯耶里面更加看到原始佛教僧团三番四次接受肉食供养。佛陀对肉食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没看见,没听闻,及怀疑为自己而杀,鱼和肉就是清净(律藏写的)。若真的是好像大乘信徒相信的,食肉是污秽的,这里很明显不是什么鬼方便说,而是指责佛陀打妄语,骗比丘食三净肉是清净。 

若相信这些三净肉都是佛陀神通变化,为了让戒不到口的比丘能够不犯杀戒而得以解馋,所以不是真的杀生,我严重怀疑这些佛教徒吃素吃到脑生草。佛陀从来就反对以神通弘法,更何况用神通来变出肉类来放纵嘴馋的比丘?若一时戒不了佛陀就特别开恩,那么很多比丘刚开始戒不了性欲,佛陀是不是也要变出女人让他们泄欲? 

还有,既然大乘佛教相信还有无量无边十方佛菩萨的存在,那么你们也要相信佛菩萨神通无边,自然现在地球上被屠宰的畜生也应该只是佛菩萨们的神通示现,自然就算现在食肉也无罪,不是吗?好奇怪,当年佛陀宁愿变肉给可以食用其他食物的比丘解馋,也不愿用神通打救无有食物可吃的印度饥民? 

认为佛陀会变肉出来让比丘解馋,是在侮辱古今所有严格持戒的修行人。修行本来就是训练自己要看守六根门头,少欲知足。若佛陀真的要求比丘持素,这种和其他戒条比较下相对没什么难度的戒律,根本不成问题。 

(若真的要持素,我过去只需一个月就习惯,这和比丘过午不食,禁欲,俱足威仪等戒律的训练比较下根本不足挂齿) 

原始戒律中也没有什么鬼『方便』的条文,就算比丘没有性交却故意射精,按照戒律(僧残戒第一项)他是需要公开忏悔,而且会接受纪律惩罚一段时期,还需要至少20人所组成的僧团才能恢复他的僧籍。看回整个比丘戒律,从来就没有说先开方便一段时间后才严格执行。佛陀要僧团禁欲,就贯彻始终要求比丘训练自己忍耐,没有开恩让比丘“方便”手淫射精。 

已故的锡兰洋人比丘venerable nanavira 当年患上肠胃病后又染上淫乱症,虽然许多人劝诫他还俗治病,然而他在 wife of knife (还俗娶妻或自杀) 之间选择了knife,最后用塑料袋蒙面窒息结束生命,这个就是比丘的风骨,宁死不屈,并没有什么鬼方便可言。(当然,我还是认为他应该还俗求医)

很明显,若佛陀真的说过先开方便给未能戒除肉食的比丘,这条文肯定会在最接近佛陀时代的尼柯耶和Patimokkha中出现,还会规定新比丘能食肉的期限(没错,一定会列明期限,僧团连把物品寄放在居士家,或者帮人收藏物品都有限期),持素比丘只能食用什么素类或什么情况下处理的素菜,也一定会列明。现实中,这种想法在律藏中一条毛都没有。 

律藏没有阐明素食的规定,相反地却阐明肉食的规定,譬如说三净肉标准和十种不能食用的肉类。他妈的如果真的要持素,就一早严格规定不能食肉就好咯,为什么还要规定什么肉不能吃?银行规定你不得在同一项目中接受两种贷款,从来不会开方便给你两边借一年先,no means no;银行开方便,就是做坏行情,自寻死路。 

原始佛教戒律本来就不是玩泥沙的把戏,它当中涉及的条规是必须有系统地执行,没有就是没有,不得擅自加入。把原始佛典和佛戒说成『方便说』,简直就是硬生生扭曲佛陀的原意。相信佛陀会开这种bullshit方便,一是不了解原始佛教戒律,二是对修行一无所知,三是对佛教历史无知。 

试想看,在争产风暴中,已故土豪的遗嘱规定把所有遗产都转名给大房,二房在法庭上这样辩解:『其实那只是已故土豪的方便说,等到财产到了大房手中,他们必须马上放弃财产后再把他们转名到二房手上,这才是土豪的原意』。 

法官听到,直接鸟:『他妈的!他真的要给你二房财产,不会直接写在遗嘱上?你当我法官白痴?』。 

想象下,一名被控强奸十六岁以下少女的被告在法庭上辩解:『虽然法律明文规定“就算双方同意发生性关系,倘若女方是十六岁以下,男方依然不得进行性关系”,然而我认为它只是方便说,事实上只要双方神志清醒,你情我愿,已经成熟到能够分辨是非,自然这种情况能够网开一面,我自然应该无罪释放』 

法官只会说:『大马法律规定,你有罪就是有罪,依照过去案件审判常规,我不能破例』 

自然的,相信佛陀会做坏规矩,列下不良示范的信徒,已经把自己天真的想法投射在佛陀身上。 

若你和我说大乘经典也有明文记载佛陀鼓励持素(i.e楞严经),我只能说它肯定和原始佛典相冲。相冲的当儿只有两种可能性,一就是佛陀真的说过两种话(若这是真的,就代表他真的很无能,还犯了两舌),二就是持素的说法是后人伪造的。 

其实佛陀允许荤食还有一个主要的理由,就是他清楚他不是万能的救世主,他也有所不能,所以他只选择从事自己擅长的弘法事业,为徒弟解答修行上的疑惑,指点迷津。根据经典,佛陀当初觉悟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入灭,因为他认为世间人么有多少个愿意听他的教导,后来被梵天王请了三次才肯住世弘法,这点看得出佛陀知道自己不能尽善。 

同样的,佛陀肯定也清楚,就算是种植蔬菜也免不了杀生(所以才禁止比丘耕种),所以在饮食上只要求比丘要容易供养,量腹而食,进食来维持生命以继续修行,就没有太多禁忌了。 

本来持素并没有罪,佛教徒持素也没有错,然而做『屈臣』去『屈』佛陀教导持素,再抓着鸡毛充令箭把不持素的归为邪派,就是让佛教从解脱道变质成饮食之道的罪魁祸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阅读:
《吃素吃到脑生草》续集 - 《佛教徒恐惧的真相》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