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uly 2014

2013年最后一天,TURUN

在这场集会的前两个星期,我早就叫我老板陪我去 Dataran 边示威边count down,但是他这种支持《505,想清楚》的仆街会答应?我认为让青峰承认他是同性恋比较容易。话说回来这是我第二次count down 中示威,第一次是2012年的马来亚独立日前夕的Bersih聚会。

这次我还是一如往常地搬马仔一同参加,还是没有多少个鸟人愿意出席。当时我远在巴生工作,放工后也是六点多了,死人老板不肯载我,我就自行请假,提早搭巴士去吉隆坡stand by。问题来了,如果真的count down,时间肯定会超过12点,回巴生的巴士就停了,我不是要睡街头?

结果我真的决定睡街头,出发前在巴士站买了一份腥臭日报,打算拿来铺地板。我到了KL后后,看到久违的巴士站,才想起:『等下先,除了巴生以外,我好像可以回老家哦?』耶!不用睡街了!

我到KL时还是12点中午而已,还有整7到8个小时要呆,就开开心心地展开KL一日游,才怪。好像流浪汉一样四周溜达,闷了以后就走一走书局,在跑去sogo逛一逛,好不容易才熬到晚上。

看样子马来西亚的机会真的是千篇一律,每次都是一班小贩在路旁买小吃,面具,还有可恶的vuvuzela,次次都盖过NGO的口号声。晚上九点多我随便混进去观察,无意中看到癫狗肥仔制作人和火箭议员经过,再看看人群喊口号,就突然想到刺激日本右翼政客的灵感,哈哈。

大概9.30晚上,就搭火车去和父母聚头,再去老朋友家count down。

咦?为什么不在dataran count down?

这是我两年来第十场,也是目前最后一场。到今天七月为止,就没参加过任何集会。这场集会,我是抱着观察历史的心态出席,意思是,我从热情中抽离出来。

过了505后,我已经有点身心俱疲,需要点时间充电,做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甚至有想过去外国游荡,边充电边找灵感干掉国阵。加上民联搞来搞去还是老样子,2014过了大半年后,更让我觉得他们不会比国阵好多少。

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看起来好象是被诅咒的(浪漫主义用词,呵呵),被种族-宗教-王族铁三角牢牢捆死。有人说马来人对他族的爱可以从集会中证明,我说这种叫围观羽毛球赛热情式团结,看球赛时很团结很爱国,球赛结束后拍拍屁股一如往常。

抱歉,我对人类是以很唯物的心理观来看待:一切情绪皆是缘起。

只要条件具足了,你的情绪就可以生起(学过NLP的听见弦外之音)。所以这种以难兄难弟做条件的爱,抱歉,我看到的是只可共难,不可同甘,特权为剑,主权为盾的马来民族。

所以,我也没打算积极去参加集会,反而对幕后策划更有兴趣了,这多得我的NGO朋友的启发。不知道未来的哪一天,乌托邦会在某某NGO里面做教主,哈哈哈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