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ne 2014

小乌浅谈原始佛法的变化 - 1

Disclaimer
1.这个不算严格的论文,内容难以尽然标明出处,先此致歉。
2.欲更详尽了解最新的原始佛典历史考察,请参考《The Authenticity of Early Buddhist Texts》


有的的佛教徒都希望自己的修行路线,是和佛陀的真理大道相符。为了让自己安心,为了向他人证明自己的修行之路是源自佛陀的教法上,引经据典来证明自己与佛 陀同一鼻子出气早已司空见惯。可惜,在现实中,引经据典之前,还得先证明你引据的经典可是出自佛陀的原意才行。经过两千五百年的历史,就算再老的佛教经 典,也免不了在传承中的人为因素而导致佛法遭误传,使到今日之佛典有异于根本佛经的讲法。因此,理性的佛教徒万万不可把经典的一字一句当成绝对,须知道有 时候一个字的翻译的差异,都可以导致理解上的偏差。

果从修行角度出发,当然不需理会这些历史上的纠结,直接从实验和审核效果的立场出发,即实用主义也,任何能帮我修行的,就是我的金刚王宝剑。可是,要自称 佛教徒的,就不可以把自身的信仰与修行体系的界限无限扩大,而必须确保自己能受持最接近教主的教法,要时时省视自己是否跟在对的轨道上(此处係以信仰角度 谈论)。如刚才所讲的,佛法在历史上免不了变质。因此,从历史角度去找回最接近佛陀的教法,籍此保护正统佛教是信徒极重要的任务。

目前学术界探讨佛教历史的手法
从学术上来说,找回(最接近佛陀时代的)原始佛教教义的方法是:

1.考察现存的史料(佛教或当代异教记录,国家史册,建筑物等)出土的时间,史料文字编排的纹路,社会思想体系(当代其他的宗教),民族文化(语言,信仰),地理等,把所有的收获都整理出一个先后秩序,简称时间线考古

2. 找出佛教最可靠的经典,以确认佛教最可靠的教义。

这两个步骤不可缺一,因为当佛教考古学已经有了共识,宏观佛教历史观已经诞生,佛教核心教法被肯定后,以后有任何新史料出土,或新学说的推出,都得和最可靠的核心教义做比较,才能为这个史料/学说在历史上做定位。

举例,《本生经》虽然属于早期经典(小部),但是内容多处与佛教核心经典尼柯耶/阿含经产生冲突。例如,佛陀遇见燃灯佛后发菩提心这些事迹,是绝迹于尼柯耶的,尼柯耶中佛陀只回溯到过去第七个佛,迦叶佛kassapa buddha。此外,《本生经》中屡屡谈到佛陀舍身为众生,但是《增支部5.148经》中,佛陀不允许弟子在布施中伤害到自己或他人。细看之下,又发现《本生经》有掺杂了佛陀以前的印度民间神话故事。因此,不管你说《本生经》有多早集出,随着各种辩证,我们已经无法把它的内容当成是原始佛法了。

现今学术界现况是,整个宏观佛教宏史理论已经稳定,譬如说所有证据都在显示着佛陀的确存在于历史上,原始经典的第一,第二次集结,阿育王时期出现弘扬佛法的队伍,佛法逐渐发展成立一种系统,大乘佛教进入饱和期,密教时期,佛教在印度灭亡。在这150年来的佛教历史考察上,鲜少有大变动的,通常都是在细节上分歧。举例,佛陀真正出生和入灭的日期至今依然未有定论,或者大乘佛教的形成是从在家众或出家众等议题。

当做了时间线考古,第二步的找出佛教最可靠经典,是必须经过与经典原文,古迹,不同学派的论著,甚至其他宗教的典籍来对比,才能发现古老佛教经典的原型,纵然我们究竟无法得知这个原型是否已经最接近佛陀当年的说法。找出最可靠的佛典,即同找出原始佛教文献(Early Buddhist Texts,下作原始佛典)。

目前公认的原始佛法
学术界公认南传尼柯耶及北传阿含经係最早期的佛教原典,其中以相应阿含(samyukta agama)最早集结,接着再相应阿含为基础开发出其他部。从杂阿含经的结构来看,这部经是依着佛陀第一教法,四圣谛来扩展的:五阴诵,六入处诵便属于苦圣谛,杂因诵属于集圣谛和灭圣谛,道品诵属于道圣谛。

此,历史角度上最可靠的核心佛法,莫过于是:阴,入处,因缘,谛,界,受,念处,正勤,如意足,根,力,觉支,圣道分,安那般那念,学,不坏净。这些教 法,在原始经典中统统都互相联系,密不可分,形成一个重重交叠的关系网。举例,十二因缘法,不知四圣谛而导致无明,无明导致识身攀缘根身世界(名色,根身 即六入处),同时识缘名色即是根尘识十八界。而念处,正勤,如意足,根,力,觉支,圣道分,就是三十七道品,中部149经《大六处经》说:

彼,如实者之见,彼乃正见。彼,如实者之思惟,彼乃正思惟。彼,如实之精进,彼乃正精进。彼,如实者之念,彼乃正念。彼,如实者之定,彼乃正定。而于前既令身业、语业、活命清净。如是,于彼修习其八支圣道之至圆满。于彼,如是由修习其八支圣道,亦修习四念住之至圆满。亦修习四正勤之至成满。亦修习四神足之至圆满。亦修习五根之至圆满。亦修习五力之至成满。亦修习七觉支之至成满彼于此二法,双结而转。[]止与观

由此可见,八圣道,三十七道品,止观之间是互相结合。因此,我们可以称原始佛法为“定下心眼观察身心世界以解脱痛苦的法门”,如法随念所说:

复次、比丘!圣弟子念于法事:谓如来说正法律,现法,离诸炽然,不待时节,通达涅槃,即身观察,缘自觉知。” -《杂阿含经》不坏净相应848

简单来说,要辨识佛法真伪,不大科学但符合常理的方法,就是该法门是否专注于身心的密集修练。如果是专研那些玄之又玄的哲学,或者漫天开口说依靠他力救赎是正道,或者说密法神通的修练,或者在形而上的概念上打转,或则于身心之间探讨本体等等,请记住佛陀对佛法的评语:不待时节,通达涅槃,即身观察,缘自觉知

当然,再深入去谈,阿含的可靠度会随着不同持诵者的见地而异。当中是指重戒律的优波离尊者及重法义的阿难尊者各自传承的阿含会有九分法及十二分法等修持上的差异。还有,不同部派传承的阿含/尼柯耶也会影响原始圣典的经文卷次品目,甚至内容。意见分歧导致内容受影响就不谈,单说不同部派参与不同数次的集结(上座部有参与第二次集结,但说一切有部只参加过第一次,而目前汉译《杂阿含经》是属于说一切有部的)也足以构成圣典结构的不同。

后期经典(小部,阿毗达摩,注释本)的问题
学术界上的共识是小部,阿毗达摩,及注释本皆晚于尼柯耶集结的。尤其是小部,虽然是五部尼柯耶的一部分,但是在考察原始佛法上,学者倾向于重视“相应,长,中,增一”多于晚出又重后期思想色彩的小部。

小部虽然称作“小”,实际上一点都不小,这有赖于后期南传佛教允许小部经量变动的决定。例如,1956年缅甸僧伽结集大会上,小部被允许增添多三本非出自佛口的经典:《弥兰王问经》(Milinda Panha),《藏解释》(Petkopadesa),及《指导》(Nettipakarana)。根据2014出炉的论文《The Authenticity of Early Buddhist Texts》, 目前被学术界采取作为原始佛教教义参考的小部经典只有六本:《法句经》,《经集》,《长老偈》,《长老尼偈》,《如是语》,及《自说经》。这个立场亦是延 续过去早期佛教学者的立场,可见虽然早期佛教研究已经进行了一段长久的时期,对于佛典的来龙去脉,前后秩序,学者大致上都有稳定的理论。

注释本及阿毗达摩皆声称自己是针对原始佛典做出更详尽的诠释。无可否认,这两部经典都有谈到关于原始佛典的教义,甚至引述原始佛典内的经文。有些南传佛教徒迄今依然相信阿毗达摩係佛陀升天为母说法时一同开示的。在了解了注释本和阿毗达摩的原文后,我们会发现他们和原始佛典是一脉相传的发展。譬如说,较早期的注释本引述尼柯耶经句时,我们可以明显看到那段句子会比原文长,而且还有词汇上的不同。而阿毗达摩的引述会比注释本更为沈长,辞藻变化明显可见。在延伸下去,我们会发觉越后期的经典,经文脉络,词汇,句型,概念都和原始佛典泾渭分明。这点将会在“原始佛典的可靠性证明”篇章略谈。

什么需要特别注明小部,注释本,及阿毗达摩的缘由呢?这些都是和佛法在佛灭后的发展变化有关。这些可以说是原始佛典与后期论著之间的过渡期产品,从中我们 可以探得部派佛教,甚至大乘佛教教义的原型。举例,在对比部派佛教与后期经典的思想后,我们可以发现后期经典的说法存在于部派论著之中,而不同学派间都有 共同及不共的阿毗达摩本。共同的那部分我们可以推断为早期阿毗达摩本。在慢慢对比下去,我们就能找到后期佛教思想开展的根源,尤其小部和阿毗达摩中充满着 后期佛教思想的根,如佛本生故事,波罗蜜思想,菩萨思想,意识以外的有分识,业果的作用,细分心相等等。这一来,我们就可以证明后期佛教是佛灭后,根本 分裂之后的部派佛教中再慢慢演化出来的,而不是如一些汉传佛教学者说,大乘佛教经典早已存在于佛世。

原始佛典的可靠性证明
从可伪证性角度谈,我们永远无法为真正的原始佛典原貌下定论。这基于考古工作拥有着永无止境的可能性。若一天突然挖掘或发现公元前4-5世纪的大乘佛经残本,马上可以推翻目前学术界对大乘佛教发展的理论。事实上,根据目前判断尼柯耶及阿含经为原始佛典的的方法论,我们很难去相信有异于尼柯耶和阿含经係佛陀原教的说法。

怀 疑论者的说法是,基于我们永远无法百分百确认历史上佛陀的存在,所以我们不能完全否定原始佛典是一群沙门自行杜撰,虚构佛陀这一号人物的存在来获取大众信 任。以下将会简单列出尼柯耶的特色,让读者稍微了解尼柯耶的一贯性,思想创新,对当代真实的写照,务实的思想等,让各位分析杜撰与传承的分别。            

A.
写作风格
-
主要是巴利语语法,但还能一窥少许摩揭陀语法的痕迹。专家皆认为巴利语是诞生于西印度,而摩揭陀语是东印度,也就是初期佛教活跃范围的语言。而这个特点,是绝迹于其他非佛教原典。

-
尼柯耶拥有许多独特的词汇,简单的形容,有异于后期论著经典的繁杂。

-
文风上,尼柯耶朴实,有异于大乘佛教的描述。举例: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舍卫[]祇陀林中给孤独园,于其处世尊告诸比丘曰:诸比丘!彼等诸比丘应诺曰:大德!”世尊曰......”         -《相应部.科刑法品第一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         -《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一与第二分》

先别管逻辑上的漏洞,单单是文风,尼柯耶和金刚经早已泾渭分明,前者简白,后者诸多点缀。还有数不尽的例子待读者自行比较。

-
尼柯耶的句型,本来就是设计来方便口传的,例如某些段落不断重复于不同经典中,统一的用语,正规的常见的结构(ABA= 教义,比喻,教义),有小结等。再加上原始佛典本来就是靠口传颂下来,所谓sanghiti。至于后期撰写的大乘经典则缺少这些特点。

B.内容的一贯性与独特
-
和同期的奥义书(Upanishads)相比,尼柯耶对特定概念的解释是一致的,反而奥义书显得矛盾重重。举个例子,原始佛典(i.e相应部.无始相应)本来就阐明“轮回无始”,佛陀对世界诞生的说法是“There comes a time when the world ends...”,而奥义书则有六种不同的创世说。这让人联想到大乘佛教对一个概念屡屡出现不同诠释,有时甚至互相矛盾的乱象。

-
尼柯耶拥有许多内部互相引据的例子,如《相应部.质多相应第三经》:“凡此六十二见,说于梵网经中者。”,所谓“梵网经”即指长部第一经也。

-
尼柯耶写实地描述了当代民生,而后期经典则把佛陀形容得威力无边,每次说法都满天神佛。

-
尼柯耶的原始佛法,在当代是极度新颖的(i.e无我法,四圣谛,八圣道),与同期的吠陀经天差地别。后期的佛教文献,一是补充佛教原典,二是另起炉灶写起文艺风格的经典。

-
最为重要的是,尼柯耶(和多数阿含经)始终保留着与后期佛教思想冲突的内容。例如,大乘佛教把佛陀描述成愿度一切众生的完美圣者,而在《中部67.车头聚落经》,佛陀因为一群比丘太吵闹而不愿和他们共居,并且打发他们离开,这与理想中的圣人形象有天壤之别。但是,这一点却没被后人修改以符合后期的说法,可见原始佛典是经由十分严格的保留。

从以上论点我们得知原始佛典是独树一帜,和当代与后代的文献有着明显的差别。再加上原始佛典内的内容相互牵连,把全部内容再简化,就是剩下四圣谛。从四圣谛开演处一系列讲法是一脉相传,续续相关的发展,更凸显出原始佛典的一体性,显示出它们是出自同一源,佛陀。

相反地,怀疑论者无法举证支持他们的论点。当他们认为学术界根本无法分别出哪些是后期添加的内容时,证据早已阐明后期添笔的文风及用词与古老经文有着极大不同。怀疑论假设僧人杜撰原始佛典也是十分不合人情,正当所有证据都在高度显示佛陀说法是极可能也是最好的解释。


-------------------------------------
延伸阅读:《小乌浅谈原始佛法的变化-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