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pril 2014

金马伦2014年禅七心得



这篇文章是献给所有开明,诚心及有耐心的读者

我个人宗教情感甚少,不代表我不修行。 其中由台湾百丈山慧门禅师所复兴的现代版看话参禅,就是我所向往及使用中的禅法之一。

看话禅(不在慧门面前用话头禅,除非你厌世)是由南宋禅宗大德,大慧宗杲所提倡的,提着一个本参话头,如无字公案,一归何处来生起疑情,待疑情爆破而明心见性。


说起来世界别的宗教也有这种self-realization 的禅法,较出名的有Ramana Maharshi 自问 "who am I"。 有位接触过印度教的南传佛教长老就用self 来做禅修对象,即问了我是谁后观照着自我意识,直到心一境性(one-pointedness of mind)为止。其实要长篇大论佛教内趣一境法,根本不成问题,碍于此文专讨论禅七心得,就先搁下不谈。

为了让不认识禅宗的朋友看得懂以下内容,在此先简介慧门看话禅的心要。慧门禅师把自大慧宗杲以来所用的参话头法省略成三个字:

:即提问本参话头,慧门门下使用拖死尸是谁
:问后马上反观自心,看看这具死尸的主人翁毕竟在何处
:结果发现主人翁了不可得,心中生起疑情,继续往内心追究

整个过程就是提问觑追,追究力量消退后再提问觑追,直到生起疑情,疑情揉成疑团,疑团爆破开悟见性为止。以上只是略谈看话参禅,欲深入了解,可自行前往百丈山力行禅寺官网

简介已毕,言归正传。

若把禅七每日经历逐一写出略嫌过于沈长,只报告个人心得又嫌过短,因此决定分成各种事项来撰写,后再把当中趣事一一托出。


金马伦三宝万佛寺

(摘自黄师兄面子书
 
和关丹彭亨佛教会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单单是斋堂,彭亨佛教会可让禅和子三人共一桌,在万佛寺却勉强七人一围。禅堂规模更是明显,彭亨佛教会足 以让过百 人齐绕堂跑香,万佛寺禅堂中有柱子阻挡,强人所难。但,万佛寺就因为够小,禅和子免于浪费时间走路。加上金马伦风凉水冷,怕热的朋友之福地也



跑香
每支香前,维那(有点像堂主)将拍板,大众便得起身,或往内圈快速绕圈跑香,或留在外圈步行。过程中双手得依左三右七的力度往后甩。跑香目的 在于让气脉畅通,免得坐香时昏沉掉举(打瞌睡和打妄想),所以来果禅师说跑香跑得好,坐香坐得好。(更上一层的,能跑到身心顿失进入无念)

我个人对跑香有偏好,每次想起慧门禅师在DVD里的跑香片段,心中就变得亢奋。所以自第一天以来,几乎每支香我都按足指示,跑呀跑呀,话头却抱不紧。有些大婶,就跑那几圈后,迅速跑出圈外,接着便定住往内心行深,这叫有姿势有实质

传说中跑香可以去昏沉掉举,真的吗?

个人第一天前几支香都有周公找我猜谜,但还是继续跑香。同一天早斋后,坐香时丝毫不感昏沉,还精神奕奕。那能克制掉举吗?新手肯定不能。何以故?精神饱满后,你很快就乱打妄想,这又和心力有关,待坐香部分再谈。
 
跑香的危险有二:全身痠痛,紧急刹车。

长久不运动的人,突然那么激烈跑动,脚筋又那么绷紧,免不了疼痛一两天。幸好慈悲的义工在禅堂外备有药箱,各位乐龄人士,加把劲。

紧急刹车,是指有些禅和子在内圈跑个下子,突然就停下来慢慢步出内圈,害得后面的人被逼紧急刹车。想象下刹车不及,谁会脸青鼻肿?所以劳烦维那演中法师多番提醒,可怜他。

 


坐香
坐香,就是坐着参话头。前几天我都是单盘(一只脚叠另一只脚上),双手平放。禅七期间,参究力度比平日猛,过去一直勉强要提脑筋较清楚的话头(拖死尸是谁)。这次听完慧门师父开示后,被逼拶了一轮“问者是谁?”,心头马上闷热。坐香时,单单“是谁?”二字便足以让我往内探,颠覆了我过去认为话头要全提的想法。过去只能勉强提觑追短时间,这次有支香我就中间只停顿一会儿,其余时间都是抱着话头疑着去

过后听师父开示说单盘久了会导致脊椎骨倾斜,本来只是听听而已,当晚坐香时,忽然发觉自己的身躯是向左倾的。从那天起,就真的硬着头皮跏趺坐(即双盘),左脚痛了换右脚,换到没脚换,就自行了断。。。。。。去外面行禅。需知道禅修时很容易受到外界干扰,我换脚时肯定干扰到我隔壁的同参。

隔壁的同参,Gomenasai

其实还是有很多种干扰,如寺庙早晚课时的法器奏乐,我隔壁同参的伤风声,有人疑团逼紧了受不了而大叫,还有学错气功导致走火入魔的哭闹声(真的,还搞到师父花了段时间来讲解其中道理)。外缘干扰是一回事,反而是自身的问题较辣手。

新参常心猿意马,开始是难以收摄自心,坐香时会心力不足而昏沉掉举。要克服它,除了跑香以外,还可以出声提撕(握紧金刚拳,出声喊“谁”),或静坐时开嘴不出声地提撕(握拳内心提撕,嘴出气),保证过后提话头较轻松,心眼也清晰些。

 


行禅
在金马伦户外行禅,山水好,空气好,只要天气好,保证师父带你跑。这次禅七只去了三天,各有不同体验


行禅途中 (摘自黄师兄面子书

第一次是前往一个瀑布,走呀走,才察觉路途蛮远。可能我平日做人太狡猾,走山路时险些摔跤,因为。。。脚滑嘛(讲冷笑话是我的职业病)。

在那里,逼自己在太阳下打坐来驱走昏沉。晒了二十余分钟,才发现是没效的。临走前,演中法师教了两招利用大自然现象来提话头。这时,我心里冷静地冒出了这个想法:

“你为什么不就早点教啊!太阳不就白晒了吗?”

第二天,清晨依然那么冷。我本来想呆在禅堂用功,后来师父说今天改去国家公园,我心痒痒又要跟随。临出发前,师父才宣布国家公园太远了,大伙儿会赶不及回来吃午饭,所以地点照旧。Why de so many changes?

回程才够精彩,我原先打算无论如何都要跟上演中法师的脚步,后来他坦荡荡地脱下帽子,徐步走回寺里。我,狼狈地扯下鸭嘴帽,上气不接下气,心想:“我平日飞步横跨半个KL,今天眼前的光头,连气都不喘口秒杀了我?”

第三天,这和尚更变本加厉,拉了大伙儿去爬山。和尚,我知道你燕步如飞,上山下山根本不费功夫。你也得可怜我们芸芸众生,跟不上你的脚步呀。明明山是那么的倾斜,演中法师却是跃着上,跳着下,不亲眼看见还真不信。要知道这和尚有什么本领,等到分享会篇章才揭晓。

 


话头先行
这个方法,就是在日常举手投足中搭配着话头。每每要起心动念前,就必须先举出话头“是谁?”来砍断习气,让自己有能力觉察内心念头的蠢动。

在禅七里维那会强调不论去哪里都要话头现行。我们去到哪里,所有动作都要放慢兼搭配话头。有参过的朋友都知道,这可以是蛮痛苦的经历。2012年关丹禅七就有位肾病病人在分享会上吐苦水:

“早上要用早斋时,师父就在楼梯口等着你,你动作稍快,他就破口“谁!!!!”来逼拶。你动作快,他大声;你动作变慢,他更大声。结果,走楼梯又要慢慢,慢慢。去禅堂又要慢慢,慢慢。身体都因为病痛而十分痛苦了,还要继续这样折磨自己。”

其实真正入参的人,动作真的可以放慢到极致,因为他全部心力都注入疑团里,外在的世界无法干扰他们的心了。

话头行的简单版“转手神功”,是适合任何人练习的。我过去在家中是睁开眼练习,所以只觉察到手变得难动了。这次禅七我闭上眼睛,配着话头转手,慢慢地挪动。过了一阵子,心中感觉到手差不多该转完了,一睁开眼,咦?怎么手好像根本没动过?

后来尝试多四五次,结果依然一样。原来当心的觉照力强了,小小的移动,心会感觉到是很大的动作。有很多人过去修止观无法入定,转用这方法就入定了。

 


斋堂
禅七间吃饭也得威仪具足,捧碗握筷得“龙含珠凤点头”



问题是有些老人就很难去压制自己的习惯,所以只要师父一不在,就故我地啪啪声扒饭,咀嚼声不绝于耳。为什么我那么清楚?因为我旁边的老先生就是一位。(在此为分心向演中法师忏悔)

但是这种障碍也可以帮助提话头。只要一起烦恼,马上提问“起烦恼是谁?”,心就马上往内看,不错不错。

演中师父偶尔也会在吃饭时提撕“拖死尸是谁”。坦白说这次禅七前我不把他的提撕当一回事,就因为他有位太厉害的师父了(yes, is 慧门)。和慧门的功力相比之下,他的提撕算斯文了。关丹禅七时,我还心想“你静静,叫你师父来啦!”。

结果这次禅七第一天起就玩认真的,才发现演中法师的提撕也是很猛的。你吃饭时,突然来个“拖死尸是谁”,胸臆间好像被他捶了一拳。这表示师父的提撕,是为有准备的人而来的。

还有一位很好的义工,偶尔去帮老uncle洗碗来节省大家时间,小芙,Domo Arigato!

 


开示

(摘自黄师兄面子书
 
每天晚上慧门师父都会进禅堂开示,释疑。在之前禅和子们都可以把各自问题写在纸条上(忘了告诉各位,这七天是禁语的),义工会把它呈上去。期间你是会看到很多古灵精怪的问题

凡是问师父开悟了没,肯定被鸟,一概不答。(欲知慧门悟否,自行拿出真功夫参究一番)

有新加坡同参闷得可怜,就问师父可否领众参观草莓园,师父苦笑。

有者写道“拖死尸是谁?不就是脑筋吗?”,师父再苦笑,后反逼拶“脑筋怎样拖死尸”,让我心胸马上闷热,慧门就是慧门。

有者问及“如何对制昏沉?”,师父授以跑香绝技。(问者是我)

有者皮痒,挑衅“请问师父几时才肯进来禅堂捣乱?”,师父笑道“真的那么喜欢我进来棒喝逼拶?好!就预备吃棒子呗!”,最后也是没进过来。(问者还是我)

有一次,师父回答了一些信徒的迷思后,说了句“不把佛法当人情,就算得罪你也无所谓”,让人感触良多。这归咎他实话实说,容易得罪大山头(其中包括XX山)的随众,被封杀乃家常便饭。

开示前演中师父会播一些片段供观赏,有一段“慧门泡咖啡”上演现代逼拶录,精彩绝伦。可惜,那段短片是不公开的。

话说有天来自大马的法护比丘进来为我们加油打气,事前慧门师父还介绍了他一番。结果换法护比丘说话时,笑曰“没想到要一个外地人来介绍本地人,哈哈哈”


法护比丘 and 慧门禅师 (摘自黄师兄面子书

每天的开示算是整个禅七最为重要的一环。有时幽默的师父会胡扯很多世间人的笑话,单单是“狐狸精”三个字都提了好几百轮,想毕现代师奶的婚姻不大好呗?

有时说了些对我而言一点都不好笑的,他自己却在那儿“呵呵哈哈哈呵呵”,我就配合“呵呵哈尔尔呵呵哈哈”,发出扭曲了的苦笑声。(在此很无奈地向慧门师父忏悔)

每次开示完后,慧门师父就会提撕一轮。别小看这环节,每次提撕后我都参得特别有力。就说第一天,他提撕中问了一句“问是谁的又是谁”,突然把我心眼打回内里去看,过后那支香就提“谁”字而已都能继续参究。

但是,他的提撕有时会变得很可怕。2012年关丹禅七时,在我们跑香拍板后,要归位坐香时,他闯进了禅堂,疯狂提撕“谁!!!!!!”,谁一动得太明显,他就提得更猛。过了几天大众要走去斋堂用早斋,他竟然在楼梯口守候我们,过后又是一番提撕,逼到我们细行为止。

以后,在禅七中一见到他,心里就“oh shit!慧门 is coming!”,你知道那种劫后余生的恐惧感吗?

 


皈依典礼

 (摘自黄师兄面子书
 
这次的皈依典礼办在最后第三天,我打着与慧门结缘的心去报名。

结果,由于太久没接触佛教的仪式,到了当天才发现,不是皈依慧门,而是佛法僧三宝。

Oh My Buddha

那也不重要了,反正我接触百丈山也是为了心法,这些表法做做也无妨。

整个过程都要跪着,然后又要看慧门一番精彩的演讲(真的很精彩),我一边听一边钓鱼(很累)。接下来师父领众念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声,加上一大堆皈依词。最后,洒水,下香板,礼成。

完事后,大家法喜充满(千万不要在慧门前乱用这四个字,除非你皮痒),只有我一个人,拖着跪到痛的脚归位,心里感慨“还我一支香的时间啊啊啊!”



流通处


慧门禅师作品 and 竹箆 (摘自演中法师面子书

如果你是常拿免费佛教书籍跟大师DVD回家研究的,恐怕,你要失望了

百丈山只有几样东西是免费结缘,其余的法宝都要钱。这次我请购了三本(借壳指月123),用了RM150,痛进心里。但是,还是先让我把话说完。

这叫物有所值,所谓“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

慧 门在家时不愧为副教授(欲知慧门禅师的履历,自行前往百丈山网站搜索),学富五车。出家后,又博览藏传,南传,汉传禅法。不但修行得力,还有本事举一反 三,创新了许多修行方法,再把自己独到的见解及修行体验整理成有系统的报告。《借壳指月》算是他心血之一,里面文字行云流水,不是文学博士的书生之见,也 不是以盲导盲的假货。

还有一本《看话参禅法要》,个人认为是看话参禅的百科全书,RM60,非买不可


 (摘自华梵文化中心网

加上许多DVD集,每个都有深入专题发挥。举例,《看话参禅说坛经》,让人以为是逐字讲解坛经的影片,其实不然。慧门在坛经中挖出看话参禅的踪迹,再把坛经的心髓吐出,让人一览无遗。这种呈现方法,很可能是他过去搞学术留下的职业病,病得好!

你质问我有没有吹牛皮?若你听过他的演讲,有临终关怀,有解决压力,有谈自我意识,有讲佛教历史,偶尔还道出心理学知识,弗洛伊德的,荣格的,问你怕未?

最近百丈山佛教力行学院恢复招生,加上病态学术僧慧门又拼老命和各研究所合作,为的就是能科学地探讨看话参禅的原理和功效,经费不菲。所以,能让他赚到我的钱,是我的荣幸。(原谅我的肉麻)

--广告时间到此为止--

 


分享会
分享会是每次一期禅七最精彩的收尾。大家各自把自己精彩的,感人的,雷人的故事一一分享。

第一位被请出去的,是出了名的开心果,讲了一大堆笑话还是前菜,自己成功用禅法蜕变才是主菜。

接下来有分享生离死别的,疑团爆破的,这群参禅师奶真的卧虎藏龙。

本来我是想第一位分享,籍此练胆,最后却变成最后一道甜品。

我一拿起麦克风,就先炮击演中法师第一天行禅回程时才肯教禅法,再酸他行禅时又跑又跳地把大众抛在后头。

最后,演中师父做结语:

“要跟我爬山?前阵子我们去不丹,有一座山,导游说走上去至少3个小时,后来我和一位女众拼命跑上去,到达时惊觉后面无人,一看表,只花1小时20分钟。”

你好嘢。

 


怪咖
通常会主动接触宗教的,十个有九个怪,我是唯一正常的。(再次为不诚实向慧门师父忏悔)

这次给我认识到两位心理系怪人,一位是流通处的美女(真实不虚),禅七完毕后飞往台湾百丈山上佛学院,这叫美貌与智慧并重,呱?

另一位更传神的心理系怪咖宅男,痴迷于各门各派修行,前阵子还上了百丈山短期出家再打禅七。解七后,我和他就在一角落无所不谈,从百丈山到印度,从Ramana Maharshi New Age,结果整巴士人都在等我们两位,有趣有趣。

还有一位样貌比实际年龄年轻的禅和子坐我旁边,解七后才知道他真人比他样貌更开朗,笑呵呵地 。(请原谅我的狗眼)

 


龙天护法
我花光了我的钱才够买三本书,就欠那么一本《借壳指月第五册》收集就完整了,内心很是痛苦,就闹了流通处两天,希望他们开恩减价,结果被人笑着拒绝,我就笑着流泪。


就是这本 (摘自佛门淘宝网
 
后来解七了,我和那位怪咖宅男聊天,他分享龙天护法庇佑的故事。原来这次禅七他是没打算参加的,就在上山前两天,他做了约一星期的小学临教,就被解雇了(理由是太多临教了)。因此才得以抽空上来打禅七,而那一星期临教的薪水刚好足够付禅七费用。所以,他认为这是龙天护法的庇佑。

他用他的故事来开解我,或许龙天护法会庇佑我,在莫名的机缘下得到《借壳指月第五册》?老兄,不是我不想啊,这种东西能强求的吗

在我和那两位心理系怪咖继续哈拉打屁时,一位流通处师奶就拿起《借壳指月第五册》送给我,要我好好用功来回报慧门禅师。


OH MY BUDDHA,龙天护法,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禅师+竹箆 v.s 禅和子 (摘自马来西亚佛陀教育基金会网

慧门手上的竹箆,是拿来打死禅和心意识的利器之一。

每次去参禅,我都是蛮期望被下香板(维那用竹箆)的,好奇嘛。

2012禅七起,我都不曾吃过竹箆,不管我如何卖力去装昏沉,或者真的昏沉,维那好像永远都看不见我。。。

有时维那告知禅和子,若感昏沉,维那恰好经过,可合掌求下香板,我照做了,别人就啪啪啪,一到我处,就莫名忽视我了。。。

终于,这次禅七,被我尝到了竹箆的味道。

那是在皈依典礼时,慧门师父按他的惯例,每人下一板。这一刻我满是期待地倒数:五,四,三,二,一。。。啪!

这时,心很冷静地道出:

痛啊!你打那么大力干啥?肩膀有骨啊

--分享完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